Ta出轨了,你们还有可能修复吗?

文:艾成利 丨 壹心理专栏作家

我在处理外遇个案时,发现有文化上的差异。东方人最关心的往往是“如何挽回外遇者?”而西方人则较关心外遇结束后婚姻的医治。处理外遇没有公式可循,也不要随便依样画葫芦。

请大家想像一下,假设有一条直线,线上有四个点,最左边是A点,最右边是D点,中间是B点和C点。A、D代表两种极端的做法,是我所不赞成的,因为它们会造成很大的杀伤力,难以达成婚姻重建的目的。

我之所以用直线的概念来解释,是避免给读者一个公式。外遇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随便告诉别人该如何做是很危险的,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无论是外遇者或受害者,在不同时期的人格发展、身心状态与所处的环境,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基本上我比较赞成B和C之间的做法,现在我一一解析。

A点是毁灭性的报复。

在愤怒中故意去打击、伤害不忠实的外遇者,以各式各样的信件、传真或电子邮件,控告对方不良的行为,甚至要求上司处罚出轨的配偶,对其施加压力,强迫他放弃第三者。然而,受害的一方纵使以威胁、利诱的手段逼使配偶回转,也无法担保对方将来不会再发生外遇。你虽抓住了他的人,却无法抓住他的心。

D点是当对方的脚踏垫,一味努力地讨好、姑息对方。

我认为这也是很槽糕的作法,譬如有外遇的丈夫回家时,妻子就替他脱鞋、奉茶,百依百顺,甚至告诉丈夫:“我很爱你,只要你喜欢,可以把第三者带回家来,我们可以二女共事一夫,惟一的条件就是你不要离开我。”

妻子会这样做,是因为她把自尊心和安全感建立在丈夫的身上,觉得失去丈夫就不能生存,为了留住丈夫,不惜牺牲人格尊严,只要丈夫暂时不抛弃她,什么都愿意做。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个做法效果很差。因为花了那么多功夫去讨好对方,对方反而没有办法对你产生爱意。美国“爱家”机构会长杜布森博士指出,爱情是需要氧气与燃料的,爱情的氧气就是给对方心理空间,一味依赖讨好只会使对方感到窒息,反而与你保持距离。爱情的燃料则来自一个人的信心、骨气、自尊与自重。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如何能使配偶欣赏你、被你吸引呢?

C点是长期容忍,以爱心和耐心等待不忠的配偶回头。

这种做法比D点的做法要好得多。不轻言放弃婚姻,愿意长期容忍,让不忠者自由进出家门的好处是,可以和第三者竞争到底,到最后或许能反败为胜。缺点是,不忠者有可能脚踏两条船,两边都不放弃。等到不忠者与第三者有了孩子,事情会变得更复杂。若要长期容忍,就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万一外遇者永不回头,自己也能坚强地开创新生。有了这样的决心与胸怀,不患得患失,才能增加反败为胜的几率。

B点是坚韧的爱。

这个观念讲得最好的就是杜布森博士。他的重点是,当初我并没有拿枪逼着你和我结婚,如果你不再爱我,那就随你去吧!选他的想法是,如果我们把鸟笼打开,不再拘束它的时候,这只鸟必须仔细思量到底要不要飞出去。

这样的做法会促使不忠者必须面对后果,并仔细思量应如何抉择。用B的方式就是告诉对方,我无法姑息你的行为,不是你搬出去,就是我离开家,你必须要负起责任做选择。只要你能中止外遇,我愿与你重新再来,一起医治、重建我们的婚姻。

当受害者选择了尊严,不向罪恶妥协,要不忠者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时,不但维护了自己的尊严,也给了对方空间,增加了爱情所需要的“燃料”与“氧气”。再者,当不忠者考虑清楚而选择回家时,通常重建婚姻的动机较高。此举的冒险性虽高,却有不少个案因选择坚韧的爱而有了较好的结局。

然而,也有许多被爱情冲昏了头,陷于“激情发烧”的东方人,却在没有足够时间作理性的抉择之前,就已被逐出家门而一去不返。

给不忠者理性抉择的机会

目前我觉得介于B和C之间的处理方式比较适宜,我把它定义为“有智慧的竞争”。从前我的观念倾向于B的方式,这些年来,根据我的临床经验,特别是在处理东方人的个案时,我的立场是“站在B的基础上,向C调整”。然而我也会按照不同情况而加以调整。

一般而言,外遇者会发生婚外情,多半是因为对第三者产生幻想,将心中的理想形象盲目地投射到第三者身上,以为惟有第三者才能真正满足自己的需求,于是便疯狂地坠入情网。大多数外遇者在醒悟后,会对第三者感到失望,也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齿。有统计指出,有80%的外遇者在离婚后觉得懊悔。所以,如果在他醒悟之前,就被赶出家门,甚至办妥了离婚手续,就很难挽回了。

对于外遇的处理,我目前的看法倾向于,在不忠者未能用理性作正确判断与抉择之前,尽量不要冲动地把不忠者赶出家门,或马上离婚。此时最重要的,是鼓励受害者立刻寻求专业辅导,或有智慧、有爱心者的支持与引导,一方面止痛疗伤,另一方面全盘思索外遇发生的因由与有效的对策。

编辑:苏子悦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