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这事你别催我

文:廖玮雯(微信号:wfwsj1986)

莫菲同学最近很忧伤,她感觉自己即使45度仰望天空,也掉不下眼泪了。

她躺在舒适而温暖的床上想象自己三天后的生日Party,闺蜜一定会像往年一样,以她的生日为契机找到一个在KTV里边疯狂一夜的理由与机会,在小酒微醺的状态下K尽饮歌,想想就是一件开心的事儿,同处一个城市的姐妹们难得有机会聚聚,天天独自一人枯燥地上班下班的莫菲对此满怀期待。

母上大人的一个电话,把她从满满的期待与小激动的心情里给拉扯出来,然后把她丢进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菲菲,还有三天就生日了,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妈妈。”

“我是说,还有三天,你就三十了!隔壁秦叔叔的闺女秦艳的小孩都学会打酱油了。”

“妈妈,知道了!”莫菲沮丧地说。

“我想搞清楚你的男朋友在哪里?什么时候带回家给我和你爸看看。”母上大人接着说。

莫菲非常理解父母对自己终身大事的急迫与担心,但是生日前夕母亲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让莫菲不得不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不会真的是充话费送的吧。

莫菲寻思,这事儿完全怨不得我,前段时间刚刚谈的一个男朋友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这事儿她一直不敢和家里人说。

“我告诉你,大丈夫何患无妻,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三十豆腐渣,你有没有听过大姑娘何患无夫?”

母上大人连成语都自我创建上了,由此可见此事对他们的影响力与重要性。

“他工作忙。”莫菲心虚地回答,

“总之这事你必须抓抓紧,别让我们给人家看笑话,你说你长得高挑水灵的,怎么会这会儿还没个定性,你得收收心,别再挑了……”

莫菲把电话拿远,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当然,她是个坚强而独立的姑娘,所以眼泪没流两滴,她穿着睡衣爬了起来洗了把脸,给自己敷了个面膜。

她并不担心自己嫁不出去,只是舆论和周遭的眼光让她感到非常委屈。凭什么啊,三十岁的姑娘没嫁出去很悲哀吗?我工作独挡一面,生活井井有条,会写小说会画画,会弹吉他能唱歌,不惧厅堂,不畏厨房,又会打扮又能持家,除了几次恋爱惨遭渣男屡屡失败之外,我哪儿哪儿不好了我找不到男朋友。就算没有男朋友,我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的啊。

莫菲想起背信弃义的前男友,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

“别再挑了。”这句话像个魔咒一样,在莫菲的脑海里盘旋,她打心眼里觉得这句话怎么看怎么不对头,可是还是挥之不去。想想也是,适龄的好男人们基本都结婚了,没结婚的黄金单身汉们眼睛里除了她们还有一茬接着一茬蜂拥而至的二十来岁的90后小妹妹,男人嘛,总想找个年轻漂亮乖巧懂事的女孩养在家里,捧在手心。而且因为工作繁忙,几乎连遇到合适的对象的机会都没有。

秦艳曾对她说:“你啊,就是太厉害,男人在你面前毫无用武之地,你说他要你干嘛?女人,得学会小鸟依人。”

莫菲已经不断退让了,从前她从来不考虑相亲这事,如今屈服于几个母上大人、闺蜜、同事张罗的对象跟前,可是坐下来没能聊上几句,就感觉完全不对,三观几乎毫不一致,一点好感也出不来,然后和这些见过的男人们再也没有然后了。

可是,怎么能因为现状如此就不再挑了呢?莫菲心里反驳。婚姻可不能随便找个人凑合。如果心里没他,这十几年的漫长余生对着一个不来电的男人,是一件多么无趣而可怕的事儿。

秦艳接着教导莫菲:“女人,不能太聪明。结婚和恋爱不一样,就是搭伙过日子,等你有了小孩,就明白了。”

天哪,还要生一个小孩,我该怎么告诉他我不爱你的爸爸,可是因为我年纪大了,要结婚所以找了你爸爸,然后有了你。莫菲心里感到一丝丝凉意,这对小孩太不公平了,而且在未来的时间里,安全感和信任感将从何而来,想到这些,她感到不寒而栗。

在无比的纠结与郁闷之中,莫菲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整浴缸的热水,躺在浴缸里准备好好放松一下纠结的大脑,然而莫菲依然感到无所适从。莫菲望着满缸的热水,安慰自己,结婚后你流的泪和汗,就是当初选老公时脑子进的水。

生日Party如期举行,秦艳和谢琳为了不让莫菲感到尴尬,把老公都留在家里带孩子,避免她生日除了眼前蛋糕上的蜡烛晃眼之外,头上还得点着一个100W大灯泡,她们给莫菲点了18根蜡烛,希望她年年18,按照往年,莫菲一定高兴到不行,她们一起高唱GALA的《young for you》,可是今年她觉得自己有点young不起来了。

那天莫菲喝多了,到洗手间吐的时候,不小心吐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她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男人没有生气,甚至没有抱怨一句话,小心翼翼地扶着莫菲把她送回了K房,莫菲连连道歉,男人温和地笑着:“没关系的,回去洗洗就好。”秦艳连连道谢,然后要了男人的名片,说是改天请他吃饭赔罪,以表歉意,男人微笑着:“不用,真的不用”。但是拗不过她们,于是留了张名片。

莫菲酒醒之后,心里觉得特别过意不去,感到自己干了件特别不体面的事儿,她拿过名片发了会呆,谢宁,某知名广告公司创意文案,莫菲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昨天,对不起啊。”莫菲感到格外不好意思。

“你是?哦,没关系,你好些了么?”谢宁关切地问。

“我想请你吃个饭。”

“你太客气了,真的没事。”

“能赏脸么?”莫菲很坚定,因为她从不喜欢欠别人情。

“好,那你定地方吧。”谢宁似乎感到了莫菲的态度。

“今晚八点,唐下街的海底捞,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莫菲下班后到公司楼下的G2000挑了一件衬衫。走进餐厅时,谢宁已经到了,莫菲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并不是她内心设定的伴侣类型,但是他让她感到非常亲切和安全,心里的局促与不安瞬间烟消云散,这种感觉十分微妙。

“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这个赔给你。”莫菲把衬衫递给谢宁。

谢宁愣了一下,然后接过衣服,“很好看,谢谢。”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不管莫菲提出的任何话题,谢宁总能旁征博引,博卿一笑为红颜。音乐也好,文学也罢,他们似乎不是陌生的男女,而是相识很久的朋友,每每观点一致,他们不由得拍手叫好,就这样,饭局在一片相谈甚欢的氛围里结束了。

莫菲准备买单的时候,谢宁已经买过了。

“我请你吃饭,怎么能让你买单?”莫菲有些不悦。

“理由有三,一、你已经赔我衣服了,二、我是男士,三、知音难觅。”谢宁的话让莫菲找不到任何生气的理由。

“对了,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谢宁笑着说。

莫菲说出地址的时候,谢宁愣着望着莫菲,莫菲被望得莫名其妙。

谢宁欣喜地说:“我住在你的楼上。只是广告人上班迟,下班晚,所以我们没有遇见过。”

莫菲回到家里,心里感到有些忐忑,有些欣喜,有些紧张,有些兴奋,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手机突然响了,“很高兴认识你。”、“我也一样。”、“早点休息,晚安。”“晚安。”

莫菲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那个人似乎总有一种让她感到心安的力量。

一段时间朋友式的接触之后,莫菲在谢宁整洁而有序的住处发现了她最喜欢的小说和打口CD,谢宁在莫菲那儿玩起了吉他和口琴。谢宁做了一桌子莫菲最爱的饭菜让莫菲上楼品尝,莫菲早上敲门给谢宁送去营养均衡的特别早餐,然后,似乎没有表白,他们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一切就好像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

莫菲在小说里写到,月老,这次的活儿你干得漂亮异常。

谢宁在歌里唱着:与你相见,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自然得不能再自然,在这个浮躁不安的世界,你让我安之若素,无惧无常。

他们都曾经在从前的恋爱之中受过伤,所以更加懂得对方,更加珍惜对方,其实,两个人之间,哪有那么多的相似,只是彼此之间的宽容与情意,把所有的冲突和不同包容和化解了,他们彼此接近却又懂得保持距离,互留空间。

在自己忙着自己的事情时,或者想独处思考一些关于自己的问题时,没有打扰,没有抱怨,彼此只要知道对方在身边就好。

莫菲写小说的时候,谢宁沏好一杯暖心的红茶,谢宁赶文案的时候,莫菲端来一杯温热的咖啡。

最后,当你明白,有一种爱叫做无话不谈,有一种爱叫做沉默心安。

在对的时候,那个人就在那儿等你,无论你年轻迷人,还是慢慢苍老,他就在那里,安静地等你,沉默地等你,他不会每天说爱你,但是会一直陪着你,心疼你,照顾你。

莫菲曾经在一篇失意的小说里写下:我依然在等待,直到皱纹爬上眉梢,双鬓斑白。

谢宁曾经在一则温情的文案里说出:我爱你老去的模样,可是你年轻依然,我已迫不及待。

最好的爱情,是安静而温暖的陪伴,在最好的时候,你守时而来,我从不认为,你来晚了,从不认为,应早点相遇,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恰逢其会,爱得刚刚好就好。

本文由 廖玮雯 授权壹心理发布。转载、约稿、咨询请联系作者:weifuwensiji@126.com 。

作者简介:廖玮雯,心理咨询师。微信:玮夫雯斯基,wfwsj1986 。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