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影后恐惧原生家庭, 真实亲密关系就是这么残忍

文:伊姐(周桂伊)
来源:伊姐看电影 (ID:eemoviekf02
原文标题:金马影后恐惧原生家庭让自己无法抓住亲密,可真实的亲密关系也是千疮百孔的啊

01


最近有一档节目叫《奇遇人生》。


昔日跳“锉冰舞”的柳翰雅(阿雅)每期组织一位嘉宾去经历这世界上的一些“奇遇”。


最新一期带上的女演员是春夏,她们一起去追龙卷风。


整期节目里,春夏聊到了很多关于恋爱和婚姻的看法。

有一段话,真的深深触动了我。


春夏说,她家的女性全部都离过婚,她没有在她们任何人身上见过幸福婚姻的影子。


她希望在婚姻中获得愉悦感,也相信幸福的感受,但担心自己没能力维持。

因为,那些幸福的瞬间怎样被放大和延伸,这个办法,她没学过。




阿雅告诉春夏:你有一个非常大的世界,现在里面就差一个爱的人。



春夏调皮地笑着说:那我要在那个大大的世界里,为他多摆一些游乐设施。


摘得金像奖影后的春夏,昔日曾被曝出为了得到某电影角色,用几千字向导演讲述自己成长经历。

包括父母很早离异、小学时喜欢过姨夫和妈妈新男友、盗窃、网恋,几乎全部都是“黑历史”。


现在回想,能把后来让她一举成名的《踏雪寻梅》演绎到惊艳,除了天生灵气,也不乏带着个人成长的影子。



在春夏的旅途中,我看到了她对亲密关系的渴求,对安全感的寻觅,对情感中自我位置的定义。

春夏的自我剖析,用一个非常接地气的角度,解释了一个人的原生家庭与婚姻之间的关系。


02

在最新一期《奇葩说》里,蔡康永回忆爸爸对自己的影响。那时候,爸爸总是请一大堆人到家里吃饭,上海人爱吃蟹,爸爸总把蟹壳和两个钳,首先夹给客人。



蔡康永说,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话,但这个行为教会了我,好的东西,首先要留给客人。


原生家庭很大程度上完成这一个人情感、情绪、性格、人格的启蒙和养成。


人的职业行为是学习出来的,但亲密关系里的行为,却往往忠于本能。


前段时间的话题性新闻,张雨绮挥刀砍老公,再次离婚。


虽然被称为“社会我绮姐”,被追捧打call,树立了有钱有颜不必靠男人的独立女性形象,“看男人眼光不行”,习惯性闪婚闪离,真的无迹可寻吗?



张雨绮三岁时父母离异,她从小跟着妈妈长大。


不仅早早独立赚钱养家,还在采访中说过,自己习惯照顾妈妈,因为妈妈就像孩子一样。


所以,张雨绮内心其实是非常需要爱的。


如果不需要爱,也不会与王全安相识90天就闪婚;第二段婚姻更夸张,几乎是毫无防备,对外界传闻的袁巴元四处欠债充耳不闻,也不计回报,欣然接受前妻留下的孩子,并迅速诞下一子一女。


但渴望爱,不等于懂得经营爱。


受母亲影响,张雨绮身上形成了两种明显的个性。

一是独立、强势、不依靠任何人;

二是喜欢扮演拯救者和征服者角色,找的男人都“不行”,起码没有自己行。

我先申明,我觉得现代女性不要婚姻,是完全OK的,我一会就要说到,正是不再用婚姻成败定义人生,才是现代社会的真正进步。


但是,一旦你决定要婚姻,婚姻一定是所有人都是配角,在关系里你来我往、妥协容忍的缓慢游戏。


在婚姻中,“暴力”“爽”“压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所以与汪小菲吵架互扇耳光,与王全安争执堵车踹门,向袁巴元挥刀,仔细想来,都是因为没有平和两性长期相处的模板,每一次,张雨绮都充满攻击性,也直接使用了本能。

如果说张雨绮是单亲家庭环境下,女性在婚姻中的某种模板,那么郭晓冬在《妻子的旅行》里传递的,就是中国五千年来男性忠于农耕文化原生家庭的模板。


农村出生的他,已经通过演艺事业实现财务自由,也见过世面,但他不允许妻子穿不及膝盖的短裙,觉得妻子11年随时随地在家让他很满意,永远也不会正面表达感情。


他饰演过的一个角色,简直高度吻合。

电视剧《新结婚时代》里的男主何建国,一辈子都在用“我认为对的”的理性和“我本能遵从”的感性抗争。


他娶了城市家庭出生的老婆,欣赏她的知性,爱她的平和。


但他惯性地把父母相处模式复制在自己家庭:全家亲戚的问题都打肿脸去解决,生儿育女问题上觉得是女性的职责所在,对母亲绝对愚孝……


两个人所有的悲剧,都由此产生。


原生家庭不仅影响行为模式,还影响人格养成。


在这个女性越来越会赚钱,经济和精神都在成长的年代,为什么还会有“年薪200万女高管多年遭遇家暴”的新闻出现?


因为性格不完整、人格不健全、自我价值感低,同样是亲密关系中的硬伤。


春夏的故事,并不是孤立的。娱乐圈太多的明星,都蛰伏于原生家庭的阴影。

伊能静的父亲抛妻弃子,嫌弃她是女孩。


母亲更是直言“我没想生下你。没有你,我可能会活得更好”。


不被认可,又缺失父爱,造成她极度脆弱敏感,没有安全感,怀疑自己不该存在,不配得到更好。


父母很早就离婚的姜思达,也曾在一次与母亲面对面的采访中泪崩。

回顾童年,他说:“在家的时候我妈会骂我爸,而出去玩的时候我爸骂我妈,你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实的,哪一句是血口喷人。


有时候和妈妈相处久了会比较恨爸爸,但一旦带着这种恨意去见爸爸时,爸爸又会很失望……”

导致现在的他“即使再熟,也很难相信别人,包括爱的人


03

很多人说,个人命运的锅,原生家庭不背。


但其实我越发理解,除了自身在18岁以前的生长环境,原生家庭的困境还有一个就是——


一整个家族的血缘关系的约束,是永远如影随形的。


毕竟,人的感受是由亲密关系里的对方的一个个评价,聚沙成塔塑造的——


绝对的超脱,其实非常艰难,某种意义,也是持续的自我攻击。


面对原生家庭,如何自救?

第一:持续的自我觉察。

《奇遇人生》里,春夏说,自己本名叫李俊杰,意为“识时务者为俊杰”。


长大后,自我认知成长的她,自觉经常“不识时务”,所以改名“春夏”。



取这个名字,正是因为认识到自己个性“太硬”,不够温和柔软。


春夏,听起来会在潜意识引导自己拥有女性的柔软细腻。


这是通过自己的尝试“改写”或者说纠正命运给自己的部分。


有人说为什么陈小春原生家庭不幸福,自己的婚姻却很幸福?

陈小春的童年贫穷,充满苦难,甚至差点被卖,看惯了婚姻中的“暴力”,长成了“古惑仔”本身,习惯黑脸、警惕、性格暴躁。


但正是对自我的认知,正视原生家庭的不幸,让他决心要找一个爱笑的女人。


遇到应采儿,她的爽朗乐观、积极向上,带着美国加州的阳光,很大程度影响了陈小春。


虽然在亲子节目中还是能看出陈小春对儿子很凶,重复着自己童年遭遇的管教。


但应采儿的家庭观念,岳父岳母一家人的相处,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过去的“山鸡哥”。

是正确认知和选择,成就了婚姻幸福。

第二:平静接受自身的缺陷,接受破损是常态,哪有完美。

我们无权选择原生家庭,但所谓的“后天努力”,首先是学会接纳不完整的童年,不完美的自己。


能坦诚面对,就是一种放下。


就像春夏面对镜头自如真诚地谈自己的婚恋观,讲自己的不自信,对婚姻的没把握。

她可以笑着说与其对婚姻有期盼,不如说对自己穿上各种婚纱礼服更期待。


但这一切,还是不耽误她在玩滑翔机时脱口而出“我在想我爱的人啊”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我们会把原生家庭当成伤,为什么我们害怕自己重复父母的命运,本质的原因,不在于父母,而在于我们自己,我们害怕失败。


为什么我们不那么害怕一份职业失败?不那么害怕一段友谊失败?甚至不那么害怕生病,肉体本身的失败?


因为我们太看重亲密关系了,它在我们心里占据的位置太高了。它就是生命完整的象征。


但真正健康亲密关系,也是千疮百孔的。


在离婚率已经超过50%的今天,在欧美已经把不登记产子纳为合法孩子的今天,在人类寿命越来越长的今天——


再用婚姻的成败,来定义人生的成败,太狭隘了。


一个朋友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对婚姻变得安心,觉得安全?


我想了一下,就是从我不再追求天长地久开始的。真的活在当下,珍惜今天。而不是,从关系一开始,就倒计时,想看到它结束的样子。


不追求完美的时候,你才看见了真实的自己。


是的,原生家庭,藏着婚姻的样子。


但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你想成为的样子。


作者简介:伊姐(周桂伊),14岁出版小说集,18岁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33岁出版畅销书《认知差:你比人生赢家差在哪》。专访明星十余年,爱电影的妈妈,分享光影中的感悟,关于育儿、关于婚姻、关于爱。原创公众号“伊姐看电影”(ID:eemovie)。

责任编辑:程程 Spencer

当然,想要走出原生家庭,也并非三言两语能做到。原生家庭的烙印,让我们被童年习得的“本能”控制:

渴望爱,却不懂得经营爱

脆弱敏感,没有安全感

价值感低,不相信自己,也很难相信别人


如果走不出来,只会不断重复,一直纠缠在里面,又在下一代身上,重复自己童年遭遇过的管教。

但原生家庭已经不能再重来,那我能怎么办?

好在我们有机会跨越原生家庭的旧模式,真正成为自己的样子。向你推荐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精神分析师陈婕君老师《如何让过去的原生家庭,不影响现在的你》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