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因娘炮被改造:为什么中国父母不能停止控制孩子?

文:壹心理主笔团(曜珏)
来源:心理公开课(yixinligongkaike)
原标题:男生因「娘炮」被强制改造:为什么中国父母不能停止控制孩子?

「娘炮」好像就不应该在这个社会上存在。

从《开学第一课》请来「小鲜肉」开始,社会就掀起了对「男生越来越娘」的忧虑潮。那些长得像女的,举止像女的,化妆还画眼线的软萌男生,怎么能成为青少年的榜样?

「少年娘则中国娘」、「娘炮误国」、「不男不女应该去医院做变性手术的标本」……

诸如此类的谩骂一时之间此起彼伏,才刚停息没多久,前两天安徽卫视的一个节目上又请来了一些男生,在节目上发布「拒绝娘炮」的口号宣言。

「娘炮」好像成了社会公敌一样,大家都要时不时跳出来反对一下。

同样地,为「娘炮」说话的人、尊重多元审美的人,也是有罪的,也会被拿出来怼。

但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那么讨厌「娘炮」时,他们很可能一时之间答不上来。

「就是很看不惯。」

「整天跟个娘们似的,像什么样子?」

 01 

拒绝娘娘腔,就等于男子气概?

将「娘娘腔」消灭在萌芽期,是很多家长的冲动。

8 岁的张越,已经因为「娘炮」而被家长送进了“本色男儿训练营”了。

在这家训练营里,很多说话柔弱,不够外向的,年仅 5-12 岁的小男孩被当成是重点改造对象。

俱乐部的创立者唐海岩坚信,这个年纪的孩子性格还没定型。只要不断灌输男子气概,就能消灭「娘娘腔」—— 就像当初父亲一巴掌把他扇醒一样。

而张越就是他眼中典型的问题男孩,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胆子还小,需要接受改造。

训练中,他们要接受扎马步、摔跤、梅花桩等各种体能训练,一旦他们因为摔倒、疼痛、疲惫、恐惧等原因哭泣,等待他们的将是严苛的体罚。

围绕操场跑三圈,再哭加五圈,青蛙跳、鸭子步、通宵站岗…… 俱乐部通过这样的体罚,让他们记住「哭泣」的危害性,从而培养他们遇事不流泪的「男性特质」。

顺从就能放松,反抗就要受罚,留给他们的唯一出路,是像一颗盆栽那样,被剪掉自己的根脉和枝叶,然后安放在狭小的、统一的、父母喜爱的观景花盆里。

孙琦对训练的结果很满意,这下她终于不用在孩子身上看见那个「不中用」的老公的影子了。自从结婚以来,那个孤僻、内向、懦弱的丈夫就让她处处不顺心,家务不做,孩子不带,害她硬生生活成了「单亲妈妈」。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孩子有多讨厌她。

她的孩子想要求她放过自己,却因为「哀求」是女孩子才会做的事情,会被打;她的孩子想要讲道理,却因为每次都讲不过大人,而换来另一顿打。

张越打不过妈妈,他悄悄给妈妈做了个记仇本,每次被打、被骂, 就扣她十分。

其实,小时候,大家可能都像张越一样听过这句话:「男生就该有个男生的样子。

可是,男生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 是指应该晒得黝黑,练出六块腹肌,膀大腰圆,说话大嗓门吗?

  • 是指说话句句带脏字,能动手就尽量别争论吗?

  • 是指脂肪肝、啤酒肚、个个像昆山龙哥一样「精壮」吗?

那么反过来说,怎样才是「娘炮」的样子?

  • 皮肤白皙,习惯每天早上剃胡子,算娘炮吗?

  • 穿着精致,身材瘦弱,但身高一米八,算娘炮吗?

如果单凭外表、声音、做事风格、行为举止,就能判断一个人是娘炮的话,是不是其余所有不符合标准的男生,都需要接受改造?

如果你,或你的孩子、身边的同学过于弱小、胆怯、社恐,正确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如果你自己也曾被社会的眼光逼得无路可退,那么你至少应该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02 

压抑天性等于毁灭孩子

据媒体报道,俱乐部创建 6 年来,接纳了 2 万以上的学员。

没有人知道,长大后的这 2 万「张越」们,是会感谢人生当中的这种困难让他成为了「男人」,还是从此像唐海岩一样,走向了压抑天性的极端,抑或是像很多从网瘾学校里逃出来的孩子一样,从此对家庭抱有强烈怨恨和报复心态。

我们只知道,心理学史上接受过类似实验的被试者,大多都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有很多人到了三十来岁时成家立业,生活一帆风顺的时候,选择了自杀。

美国从上个世纪 70 年代开始,就有了「男孩危机」的担忧。他们认为那些「娘炮」的人是「娘娘腔男孩症候群」,是一种可以根治,也必须治好的病。

5 岁的 Krik Murphy(柯克·墨菲),就因为从小就「没个男生的样子」而被送进了相关的实验机构。他喜欢玩女孩子才玩的娃娃,偷拿妈妈的化妆品化妆,还经常模仿女孩子的打扮,他的妈妈看不过去,就让他参与了实验,希望他此后能「像个正常男孩」一样生活。

实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准备了两张桌子,一边是玩具刀枪、士兵,另一边放着芭比娃娃、过家家的玩具,再让妈妈和 Kirk 进去。一旦 Kirk 选择了芭比那一边,妈妈就要无视他;如果他选择了男性化的那一边,妈妈就要及时摸摸他的头,夸他是好孩子。

即使在 Kirk 回家后,也必须继续这种奖惩训练。一旦表现得女性化,就给红色筹码,表现得像个男孩,就给蓝色筹码。最后蓝色筹码多,可以拿到糖果和其他奖励,红色筹码多,就是一顿毒打。

几个月后,Kirk 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正常」了。

可是这种正常,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任何增益,反而使他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压抑自我。

长大后的 Kirk 加入了美国空军,退役后又进入了一家财务公司工作,过着大家眼里很阳刚、很顺遂的生活。直到他 38 岁那年上吊自杀,家人才后悔莫及。

幼年时期的那个他从未被抹除,而是成为了他内心最大的折磨。

不能成为自己,是他们最大的痛苦。

曾经有很多人都偏执地认为,人的天性是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去改变的。既然巴浦洛夫狗听到铃声会流口水,约翰·华生的小艾尔伯特见到狗会被吓哭,那么同性恋通过电击就会喜欢上异性,娘娘腔通过体能锻炼、威吓训练就能重拾「雄」风。

讽刺的是,即便因小艾尔伯特恐惧实验而闻名的心理学家约翰·华生,他也没能用这套方法把两个儿子训练为天才,反而使他们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最后饮弹自杀。

「男孩拯救试验」也好,「网瘾戒除学校」也好,这种极其死板的、冷冰冰、反人类的培育方法,是不可能精确地雕刻出一个完美的孩子的。

事实上,这些机构的存在,与其说帮孩子「戒除陋习」,倒不如说是顺应市场需求,帮大量家长培养出一个跟他们想象中一样的孩子。

但甚至都没有人在乎,「娘」不是一种错,也不是一种病。

 03 

只要“半个孩子”的中国家长

那些急匆匆把儿子送进改造班的家长们,甚至自己也说不上来,什么叫做「男子气概」。

他们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男孩子都不能哭,不能软弱,但是再具体一点的,他们也搞不懂了。

总之,只要孩子能听话,能按照他们的印象来成长就行,凡是不符合「刻板性别印象」的,都应该送进训练营。

事实上,这些男性培养营、性别养成实验,和杨永信的电击学校本质上都没有什么不同。

用威吓、电击、体罚的方式,让孩子们对自己偏好的东西产生恐惧;再用奖励、诱导的方式,让孩子们慢慢把自己讨厌的东西,接受为自己的一部分。

你成绩差,就代表你没用,丢脸;

你行为举止娘娘腔,就代表你没责任心,像个怪胎;

你爱哭爱闹,就是不听话,就是矫情。

既然这样,干脆送去治疗一下。我不想要你自由、多元的那一半,我只要你听话、守规矩的那一面。

我这是为你好,也是为了我自己有面子。

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容易失去同理心。因为训练告诉他们,哭是不对的,只有软弱的人才会哭,所以他们会觉得那些哭的人是自作自受,不愿对他人伸出援手;

他们情感薄弱,过分理性,对家庭抱有怨恨。既然和父母沟通不了,那就干脆不说话。如果父母来找他们要帮忙,他们也很容易想到拒绝的理由:你弱你垃圾,关我什么事?

这和父母们本来想要的责任心、担当感是背道而驰的。

而在全社会都嘲笑娘娘腔、打击他们的时候,这种恨意就会慢慢根植在每个人的心中,反过来对那些天生比较弱的孩子造成心理压力。

同时,这些舆论又会反过来影响人们的世界观,再一步强化了社会对娘娘腔的反感。

读书的时候,来自美国纽约的老师 Daniel 在讲到偏见与歧视时,说了自己的故事:

「我小时候很讨厌黑人,觉得他们占用了我们的资源,又游手好闲。但事实上,我身边的一些黑人朋友,他们都很好,也没有黑人欺负过我。

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会那么讨厌黑人,后来我发现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黑人是危险的,我们的电视台、新闻、社交媒体,也都在说黑人的坏话。

所以,即使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黑人的孩子,他们都会潜意识里认为黑人是不好的,而这种想法在他们长大后,就发展成为了歧视。」

同样的道理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人一提到娘娘腔,第一反应就是反感、不能接受。

为什么很多家长会恐惧自己的儿子变得「娘」,同时也恐惧自己的女儿变得「糙」?

急匆匆把孩子送进男德班、女德班,固然有担心孩子长歪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在蔓延的社会性别焦虑下急匆匆做出的决定。

我们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性取向是天生的,那么我们还要再花多少年,才会明白女性特质,是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的一部分?

讲真,最需要拯救的不是这些小男孩,而是那些每天叫嚣着「拯救男孩」的人。

不加辨别地反对一种性别特质,是很危险的行为。

 04 

一个真实的人

一定是雌雄同体的

正如余世存在《人间世》中所说:“最优秀的男女雌雄同体,那些动辄作践女性或嘲笑男人的人,大概都是对自己的另一半缺乏同情的了解,他们终其一生也许活得热闹,但是孤独。”

每个人身上,都必然会具备「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二者是不可分开的。

荣格曾经指出,在男人伟岸的身躯里,存在着阴柔的女性原型意象(阿尼玛 Anima);而在女人娇柔的灵魂中,同样藏着刚强的男性原型意象(阿尼姆斯 Animus)。

不存在完全阳性的男人,也不存在完全阴性的女人,只不过成长过程中,我们都被家庭、社会和文化的教育所改变,慢慢将阴性 / 阳性那一面变为了自己意识不到的存在。

但是,正是我们看不见的、意识不到的东西,才最能影响我们。

如果扎克伯格的妈妈也担心他内向、胆怯、娘炮,继而揠苗助长的话,很可能就没有今天的 Facebook 了。

扎克伯格早年间,性格孤僻、冷漠、害怕与人沟通。公开演讲时,身体会轻微颤抖,表现得十分收敛和紧张;社交场合,如果遇到他不感兴趣的话题,就会回答「是的,是的」,尽管不想听下去,但他也不好意思主动打断别人。

因为不擅长面对面沟通,他突发奇想,想创立一个可以在网络上进行社交的网站。这个时候,他羞涩、内向、孤僻的性格不再是负累,反而令他能心无旁骛地醉心于工作。

《社交网络》电影的编剧是这么评价 Facebook 的:这是由一群社交障碍的人建立起来的最大的社交网站。

而被称为 Facebook 第一夫人、扎克伯格背后的女人的雪莉·桑德伯格,却恰恰相反。

她优雅,镇定,健谈外向,擅长指挥决策,从来不会因为跟投资者、媒体、客户、员工打交道而感到筋疲力尽。

雪莉毕业于哈佛学院,主攻经济学,曾经在麦肯锡、美国财政部工作,后来转战硅谷,同样叱咤风云,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互联网人物之一。

扎克伯格温柔、细腻,不擅沟通,雪莉精明、强势、野心勃勃,这些和本身性别不太相符的特质,反而成为了他们人生的助力。

相反,如果一味压抑柔弱,强调阳刚,孩子的即使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内心也会因为自我斗争而变得千疮百孔。

纪录片《面具之内》里,一名讲话声调高、留着金色头发的男孩,被同学们嘲笑说是胆小鬼、同性恋,他剪短了他的头发,学着压低声音说话,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

因为男孩不能哭泣、不能软弱,不能抱怨,不能失败,不能找妈妈倾诉,于是成年后的他们走向了自我压抑,喜欢停车后留在车里发呆,抽烟,酗酒,沉迷游戏,去逃避「不能做自己」的沉重负担。

坚强的面具背后,是一个需要爱的脆弱灵魂,而现在家长却喊着「消灭娘娘腔」的口号,试图把面具底下的那一面也消灭掉。

 05 

我们应该以何种态度对待「娘炮」之争

小孩子没有选择权,他甚至都没办法绕过父母的逻辑,勇敢说一句自己不高兴了。

你怎么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

你怎么这么笨?连招呼都不会打?

你怎么整天像个女孩子一样,就不能像个男孩?

很多家长都急着教孩子如何做出符合性别的事情,却很少有人教会孩子:

只要不影响别人,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包括玩芭比娃娃。

你可以勇敢去尝试,去探索,父母愿意无条件地接纳你。

而一味的批评和厌恶,会让他们错以为自己是有问题的。还没有去尝试,就被父母这样骂,要是失败了,要是表现出真实情绪了,会不会被骂得更惨?

如果一个男人被骂「像个女孩一样」,他会觉得很困惑,好像被侮辱了一样。但如果一个小孩子听到「像个女孩一样去奔跑」时,他们或者她们什么都不会想,而是会拼命往前跑。

那副有色眼镜不是天生的,是后天强加在大众身上的。

无论是作为家长,还是作为个体,我们必须都要认识到一点:生活的顺心与否,和很多方面都有关,不是简单靠性别特质来决定的。终其一生,我们都需要和各式各样的偏见作斗争。

并不是一个男人阳刚一点,他就不会因为亲人逝世而落泪,不会因为工作闯祸而想自杀;并不是一个女人温柔一点,她就能嫁个有钱人,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男生穿粉色衣服、讲话阴声细气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更细腻、更温柔、更有耐心,也许能在艺术、社交方面能发挥出很好的能力;

女生喜欢玩机械、平时大大咧咧不是什么失格的事情,这意味着她们更外向、更勇敢,更有创造力,也许能在商业、技术领域有一些天赋。

不要粗暴地用二分法去定义自己或他人,不要因为他们身上带有异性特质,就为他们贴上「缺陷」的标签,也不需要因为自己看上去与性别不符,就开始自我怀疑。

你可以强大,但你也可以脆弱;

你可以坚强,但你也可以流泪;

你可以勇敢,但你也可以允许自己有害怕的情绪。

这些都没什么的,因为本来就是天生的一面,接纳它们的存在,只要不过度去宣泄、压抑,就不会有问题。

请试着去接受多元化的可能性。

最后,用余光中的一句话来结尾:

希望你我都能「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作者简介:今日作者曜珏,也想成为照亮你的光芒。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微信公众号 | 心理公开课(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