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源入室反杀案:变态跟踪狂制造的噩梦

案件回顾

因表白被拒绝,2018年7月11日23时许,王磊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女孩晓菲家中,与女孩父母发生肢体冲突,后被反杀。

之前5个月,王磊多次到晓菲就读的大学、家中骚扰、跟踪、恐吓女孩及其家人。女孩一家人多次报警,但都没能阻止他的疯狂行为。

近期,河北涞源入室反杀案成为社会热点。网络普遍关注的是女孩父母的行为符不符合正当防卫。这个案件还有一点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那就是面对像王磊一样的变态跟踪狂,我们怎么办?


一、你被人跟踪过吗?


变态跟踪的事情并不少见。从社会名人到普通大众,都可能被这种噩梦缠绕。

美国女歌手泰勒从2016年开始,就受到一名26岁的男粉丝的跟踪骚扰。他不断给她寄信,内容包含:“想要强奸你”,“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这样的字句。

在这个被称为河北涞源入室反杀案中,晓菲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寒假期间在饭店打工遇到王磊。王磊向她表白,被拒绝。很多情感故事到此就结束了,但晓菲没有那么幸运。


王磊不死心,一次强行把晓菲带到一个停车场猥亵三小时,直到母亲找到伤痕累累的她。晓菲以“强奸未遂”报案。之后,王磊人格中邪恶的东西疯狂燃烧。他多次到晓菲就读的大学、家中,跟踪恐吓:“不在一起就杀你全家。”“要当着你全家面强奸你女儿。”“要纠缠你20年”……

所有的纠缠,都在7月的那个疯狂与血腥的夏夜中止。

2016年发生的“江歌案”,里面也有类似的情节。陈世锋跟踪前女友,多次要求复合被拒。他躲藏在前女友与江歌的住房外,再次被拒后,极其凶残地将江歌杀害。

“遇到一个偏执变态跟踪狂,骚扰了我和我家人朋友8年了,我现在快抑郁了,不敢出门,工作也因为他的骚扰受到很大影响。”这是一个女孩在某网站上的求助。在心理咨询中,我也多次接到被变态跟踪狂威胁的女性的求助。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2014年曾发表过一项数据:在美国一年有750万人被跟踪;大约有15%的女性和6%的男性一生中至少一次成为被跟踪的受害者;而61%的女性受害者和44%的男性受害者遭到现任或前任亲密伴侣的跟踪。


我没看到中国相关的数据,但相信有很多人正生活在变态跟踪狂制造的噩梦中。

二、跟踪狂是一种偏执人格导致的变态行为


表白被拒,然后变态跟踪,最终演变为一场残杀。很多人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做。


跟踪狂是一种偏执人格导致的变态行为。很多跟踪狂表现得似乎很痴情,就像王磊,似乎是爱晓菲爱到不能自拔。比如,他有两个微信,一个名为“小磊”,另一个微信昵称为“2020年11月20日农历十月初六”,而农历十月初六是晓菲的生日,2020年是晓菲将大学毕业的年份。这个微信头像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卡通男孩图像,签名写着,“自己选择的路,别说爬,死,也要死在这条路上!”


事实可能恰恰相反:跟踪狂之所以对对方纠缠不清,是因为相信对方在迷恋自己。


这正是偏执型人格障碍者经常玩的一种心理游戏——否认+投射。

南希·麦克威廉斯在她的课程中将偏执心理分为三类:

1、偏执性的恨。偏执者极其憎恨某一类人,这种憎恨是非理性的。研究者发现,他们憎恨的内容,其实是他们自己无法承受的自身的某些特质,比如性欲、自私、残忍等。

2、偏执性跟踪狂。偏执者强制性地跟踪别人,因为他认为对方是非常迷恋自己的,完全被自己所吸引。即使对方明确拒绝了他,他也相信对方只是羞于承认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情感。

3、偏执性嫉妒。没有现实原因,偏执者认定伴侣对自己不忠。其实是他可能对别的女性有欲望,投射为伴侣对别的男性有欲望。或者认为别的男性对自己的伴侣有欲望,是因为伴侣吸引或诱惑了对方 ,所以他要对伴侣的行为进行监控。

因此,偏执者无论是恨你、跟踪你,还是病态地嫉妒,都和你没有关系,只是他基于自己的担心和恐惧,编织出来一场荒诞剧。

由偏执者制造出来的一出荒诞剧曾经震惊了世界。

1981年3月30日,美国总统里根上任仅69天。当天中午,他在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希尔顿酒店和工会团体代表一起吃午饭并发表讲话,离开酒店时被约翰·欣克利用左轮手枪击中。

匪夷所思的是,约翰·欣克利行刺总统的动机,与任何政治阴谋都没有关系,而是与他对女演员朱迪·福斯特的迷恋有关。他在全国各地尾随福斯特,多次给自己的心上人写情书,并两次打电话给她。但福斯特表示对他“不感兴趣”。欣克利坚信如果能成为全国知名人物,心目中的女神就会对自己刮目相看,那时她将会意识到自己有多爱他。最终,欣克利被法庭判定精神失常,被送精神病医院治疗。

一些偏执者可能达到钟情妄想的程度,他坚信对方是爱自己的,只不过对方对此一无所知。

有一些偏执型的来访者会跟踪咨询师,因为他认为咨询师爱上了他。当他没有被咨询师回应到的时候,他的行为会具有相当的危险性,甚至会伤害、摧毁咨询师。南希说她有一个同事,他的办公室就被这样一个偏执心态的病人烧掉了。

三、谁来任保护被跟踪者?

认识王磊的五个月,对晓菲来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噩梦。

他不断对晓菲及家人发出死亡威胁,最后变成了现实。只不过,死的是他。很多被偏执型跟踪狂威胁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们在新闻中多次看到,因为拒绝对方的追求,或者因为提出分手而被杀害的女性。


被跟踪的人遇到的真实困境是:面对这么一个变态的人,毫无办法。

上面提到的那个被偏执狂跟踪纠缠了8年的女性,在一个法律平台上求助,律师给的建议是:“报警处理,警方会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法,由警方对他教育。”她反馈说:“报过警,没用,关了几天又被放出。”

晓菲与家人也多次报警,都没能阻止王磊的变态的跟踪与骚扰行为。

网上有一篇文章《在中国做一个变态跟踪狂有多容易?》,就讲到了这种困境。仅仅由警方教育一下或者关几天,都不足以威慑、阻止一个跟踪狂的变态行为。目前,许多国家都将跟踪列为犯罪,但中国没有。泰勒向法院递交文件,法院最终颁出禁令,严禁那个疯狂的男粉丝再接触或靠近她。但我们,只能一次一次报警,一次次仍然被疯狂地跟踪恐吓。


被跟踪的人又能怎么办呢?放弃自己的工作?搬家?出国?隐姓埋名去另一个城市?当被一个人变态跟踪的时候,我们做不到轻易玩失踪!这正是被跟踪的人的无奈。他们可能有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儿女需要照顾,无法一走了之。他们只能住在原来的房子里,在原来的单位上班,随时警惕那个幽灵般的身影,恐惧而绝望。


20多年前,我也被一个偏执狂纠缠过几年,在大街上被粗暴地拉扯,被死亡威胁,被跟踪形迹……所以,我深切体验过那种恐惧和绝望。假设现在的我再遇到一个偏执狂,哪怕多出20余年的人生阅历,我依然不知道如何有效应对,依然不相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如果有一种人让你20多年之后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那就是偏执狂。


如何应对变态跟踪狂?我在网上查了大量资料,实话说,没有找到有效的应对之策——目前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权力机关或司法措施能保护我们。让人稍感欣慰的是,2019年3月3日,据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通报,认定晓菲父母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予起诉。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给被跟踪者的建议是:


一、尽早识别出偏执型跟踪狂。他可能在相识之初就疯狂迷恋你,无视你的拒绝对你死磨硬缠,一再表示没有你他就活不下去,对你与异性交往非常敏感,对你进行人际封锁。请记住:这不是爱,这是变态控制!


二、千万重视对方发出的死亡威胁。他不是说着玩,他真的会那样做。


三、不要与他玩暧昧。不喜欢就明确拒绝,不要藕断丝连,应彻底断绝关系。


四、受到跟踪或恐吓一定要告诉家人,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自己。


五、不要对他抱有期待。他不会变好,你只会因为他的纠缠而变得越来越糟糕。


六、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


作者简介:代桂云,一个追求心灵自由的实践者与分享者。心理咨询师、私人心理顾问、蓝橡树心理援助中心创始人,擅长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为来访者提供生理、心理、社会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个人公众号:云心理  yunxinli-aiziji。

责任编辑:Survival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