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雨夜醉酒告白| 我想去爱,又好怕自己不配

文:苏金刚
编辑朴素的树、如欢
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易烊千玺”雨夜醉酒告白,惹无数人爆哭 | 我想去爱,又好怕自己不配

 

今天,壹心理想和大家聊聊:“情感隔离”

 

被朋友拉去看了《送你一朵小红花》,却是在一片抽泣声中看完的。

 

很少接触抗癌题材的影片,疾病、死亡这样的话题,总是沉重得让人想逃。

 

前些年身边有朋友在做临终关怀,我只是赞叹她,却不曾了解过其中的感受。

 

如今从银幕上,不仅看到癌症病人,努力生活的模样。

 

也从他们身上看见了,人与人之间的连结是多么温暖。

 

2020年,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承受着各自的痛苦和挣扎。

 

但其实每个人都不是孤独的,只要有亲密关系衍生出的爱,生活就还有希望。

 

 

01

疾病,让他不敢亲密

 

韦一航,一个患了癌症的少年,生命还没开始绽放,就可能因为癌细胞扩散而结束。

 

他的人生,是困难模式。

 

电影一开始,韦一航背微微驼着,眼睛被刘海盖住,眼神冷漠,整个姿态都呈现出一种自我保护式的蜷缩。

 

因为癌症,他把自己封闭起来,他觉得自己迟早都要离开,与其让留下的人伤心,不如早点切断联系。

 

他说:“我这个人,走路喜欢挨边走,坐公交车要缩在最后一排,我不想跟任何人产生联系。”

 

房门,是他与外界隔离的最好屏障。

 

和父母顶多就是一起吃饭,动不动就房门一关。

 

朋友的关心,在他看来是一种侵犯:“他就是父母的卧底,来打探我的。”

 

见到新朋友,自我介绍第一句就是:“要看我的脑部切片吗?”

 

在医生办公室外偷听病情诊断,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压抑住内心翻涌的情绪。

 

似乎把这些情感屏蔽了之后,就能把他人挡在外面了。

 

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他都在打游戏,离人群远远的。

 

癌细胞像灰暗的幕布一样盖住了他。

 

他的人生似乎没有任何希望,没有活力,找不到生的动力。

 

现实,他无力面对。

 

只好一直逃避着,用冷漠武装住自己,假装自己没有需求,对外界的一切不感兴趣。

 

封闭了自己,他很安全,可内心是孤独的。

 

越是逃离,内心的孤独感就越强烈。 

 

 

02

亲密,既渴望又拒绝

 

他梦中频繁出现一片静谧又美丽的湖泊,湖边隐约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在等他,他们似乎很亲密。

 

潜意识里,他还是渴望关系,渴望温暖的。

 

一边逃避,一边渴望,何其像生活中的我们。

 

这样的矛盾从何而来?

 

所有关系的前提,就是依恋关系。

 

早年和父母的关系没有一个安全的依恋模型,长大后就很容易对亲密无所适从,惯性逃避。

 

电影中没讲韦一航小时候故事,但能看出来,逃避,是他熟知的模式。

 

他混吃等死时,一抹光亮精准而又强硬的打破了他的逃避。

 

马小远,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知道韦一航喜欢徒步探险,

 

就带他在菜市场体验南非干斯拜海滩,在冷库体验南极,在修车厂的塑料泳池里体验死海… …

 

韦一航在这样的感染中,逐渐打开自己。

 

一起跳广场舞,体验老年人的生活时。

 

他感概“那一刻,我体会到当一个正常人的快乐。和他们一样渐渐老去,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

 

他是如此的欣喜。以至于差一点就忘记了自己是肿瘤病人。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晕倒了,被癌症狠狠的提醒了一把:你是个肿瘤患者。

 

他瞬间缩回自己的壳里,不再接马小远的电话,不回微信。

 

一如他过去关上房门,窝在房间里打游戏的样子。

 

把自己隔离起来,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

 

这里面也有他对自己的失望和攻击,我怎么就得癌了?!

 

内在攻击会向外投射,就变成对世界的失望和不满:为何偏偏选择了我?!

 

不管是哪一种,都会让他觉得自己很糟糕,看不到现实生活中的美好。

 

一个过度自我攻击的人,是很难承接住一份深度关系的。

 

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就觉得对方会不满意自己,不喜欢自己。

 

本质是一种过度防御。

 

因为害怕被抛弃,害怕被伤害,最好办法就是不要开始。

 

就像就被爱伤过的女孩,再也不愿意打开心扉进入下一段关系。

 

过度防御,不仅隔断了伤害,同时也隔断了美好,隔断了所有的可能性。

 

但这治标不治本,因为我们是人,永远没办法切断对亲密的渴望。

 

03

正视你的亲密需求

 

亲密是美好的,但我们又那么诚惶诚恐,因为害怕这份美好的丧失,害怕伤害。

 

因为这份恐惧,我们止步不前,甚至忽视这份需要。

 

可能成了薄情的浪子游戏人间,可能成了标榜不需要男人的女汉子,可能成了人际孤岛……

 

想起一个朋友,人漂亮,工作也好,追她的男生不少。

 

但是她却很难建立长期的关系。总是很快就分手。

 

她和我说,男人能玩,女人也要会玩。要更优秀更独立,犯不着依附某一个男人。

 

看起来很潇洒的样子,我却听出了隐隐的悲伤。

 

也许不让自己深入,主动分手离开,是为了逃避亲密后被抛弃的恐惧吧。

 

影片后半部分,马小远倒下了。

 

妈妈和韦一航有段对话:

 

妈妈:“你怕什么呀儿子?”

 

韦一航:“我怕被人骂妈宝。”

 

妈妈:“不是,你怕失去她。”

 

确实,马小远住院后,分离摆在眼前,他再也无处可逃。

 

韦一航问妈妈:“如果我死了,你们会怎么样?”

 

妈妈拍了一个视频回答他。

 

视频中,父母一起吃超辣的火锅,一起跳舞。有嫉妒,有怨怼,更多的是平凡的甜蜜。

 

韦一航边看边笑着,哭着,恐怕除了留恋,更多的是安心吧。

 

妈妈在视频最后说,如果有天失去了他,爸爸妈妈也会努力过好每天每秒,会吵架会牵手,会在每晚睡前亲吻他的照片。

 

也许对抗不公命运的最好办法,就是过好现在拥有的每一天。

 

韦一航的心结至此放下。

 

也许,一个肿瘤病人只有三个月,我们是三十年,时长不同,但我们面临的处境都是一样的。

 

我们都与死神签了约。

 

唯一不同的就是,我们比病人少了一个“提醒”。

 

人生就是会有灰霾和疼痛,我们首先要去看见自己真正的渴望和需要。

 

  

04

亲密感,是生活的解药

 

许知远前阵子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话:“我越来越意识到亲密感的重要性。亲密会使人自信,宽容,拥抱未知,因为它给你某种力量。”

 

肿瘤让人想爱却不能,它就像是人体内的孤岛。

 

或许,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个“肿瘤”:不自信,怕受伤……

 

也许曾经你受过伤,但是退缩并不能让你成长,反而让过去的伤持久的影响你。

 

在真实的关系中,爱恨情仇的体验中,我们才得以靠近自己,完整自己。

 

如果把目光拉长,这些事,或许只是人生长河中,经过的一个瀑布。

 

之后的人生,还有很多未知和新的可能。

 

如果,你也想重新找回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感。不妨:

 

a. 警惕对自己的攻击

 

自我攻击是一种“对人不对事”的态度,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把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都是因为我不好、我不行”。

 

长期下来,人就会陷入无力感中。

 

当你觉察到自我攻击的念头时,试着调整一下。

 

“对人不对事”调整为“对事不对人”,比如反思事情做不好,是哪里存在的疏漏,如何完善。

 

适度自省是更贴近现实的。

 

b. 尝试表达脆弱

 

你的挫败,委屈,不甘,愤怒……都是你最真实的部分。

 

不要急着把它们否定掉。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没什么丢人的。

 

尝试表达你的脆弱,它才有一个出口,人跟人之间的亲密,也正是在这种时候建立起来的。

 

就像韦一航和马小远,在那个雨夜,韦一航对着马小远吐露心声:“我怕我刚把真心掏出来,我就死了……”

 

他们之间关系,才有了升华。

 

之后,这种亲密感,让他们两个人都有了面对现实的力量。

 

影片最后,韦一航踏上了和马小远未完成的旅途。

 

即使马小远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她曾带给他的温暖,也会成为他人生的动力,在某些时刻,陪伴着他,温暖着他。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作者简介:苏金刚。心理咨询师,专栏作者。一个不合格的佛教徒,久病成医的心理学探索者。愿和大家一起探索众生探索自己。个人公众号:苏金刚。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排版:小鲸鱼  Bobby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