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你需要一场“人格革命”!

01


除非实在受不了,否则没人愿意革命。


和平多好啊,可以安静地过小日子,享受生活中的小温暖、小美好。可历史总不安分,世间事总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的长河中涌现出数不清的革命浪花。


从“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荆轲,到“千金不惜买宝刀”的秋瑾,无数革命者浩浩荡荡奔涌了几千年。历史会记住他们的悲烈,却忽视了他们的孤独,革命者的孤独!


“革命者的孤独”,在于他们并没安坐在统治者规定的“伦理”内,也没有像“不伦之恋”那样只是孤独着自己的事情。真正的革命者要的不是边缘化,不是模糊化,而是要推翻、要颠覆、要“敢叫日月换新天”!


这是一种大抱负、大情怀、必然就有大孤独。


作为心理工作者,我不谈历史,不谈那些轰烈悲壮的民族革命,我想说的是:对每个人格而言,同样也需要一场革命!


在这场“人格革命”中,你也是孤独的,你的孤独可能影响不到历史进程,但一定会载入你个人、家庭、乃至家族的史册!


人格革命同样需要极大勇气、需要流血牺牲、需要团结一致、需要视死如归、需要巨大能量的!


人格革命也要推翻旧体系、颠覆旧政权、需要与顽固派做斗争、需要策略、需要方式方法,更需要一次次在废墟中倒下、再起来。


人格革命者也需要创新、需要面对冷嘲热讽、需要面质疑,甚至直面被杀头的危险。有的少年从楼上一跃而下的刹那,以惨烈的牺牲来证明革命的信念,那殷红的鲜血,也仿佛在诉说革命者的孤独。


“人格革命”中的集大成者,莫过于“哪吒”。



我时常想,是什么力量让那个孩子“剔骨还父、割肉还母”?


是什么力量让他与家族断裂?从此两不相欠?


他疼吗?他孤独吗?


既然痛不欲生,既然孤独至极,又为何这般决绝?


因为,人格革命从来就是必须的、必要的、决绝的。


否则就会丧权辱国、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割让土地,就会在夹缝中生存,就会讨好、迎合、就会当汉奸,甚至失去自己全部的人格!


就会把主动权交由他人管理,被殖民、被奴役、被使用、被剥削、被压迫,过着奴隶般的生活、毫无尊严的苟延残喘!


人格不能站起来,不能独立,就会在关系中永远被动,永远落后,永远挨打,永远抬不起头!


你说,这难道不需要革命吗?与巨大人格自由相比,冒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壁虎尚且断尾求生,何况人乎?!


02


一提到“心灵成长”,很多人想到的是改变、温暖、滋养、疗愈;少有人会想到孤独、失落、悲凉、哀伤。


事实上,没有那些孤独与哀伤,就不会有后来的疗愈与滋养,心灵成长的过程就是人格革命的过程。


如今,心灵成长已被多数人接受,总有心理学爱好者互相邀请:“咱去参加某个心灵成长吧。”双方相视一笑心有灵犀。


但若邀请对方“走,咱去参加某场革命吧。”我想,被邀请的人会很警惕。他似乎嗅到了危险气息,他会衡量自身的勇气指数,三思后行。


的本能之一,是自我保全,而非心灵成长。

如果井底之蛙不晓得外面的繁华,它绝不会贸然跳出那口生活了多年的水井。如果井里的水质还好、有供它食用的小虫小虾、还有几个坑壁供它歇脚,无聊了还可以看看那茶杯大的蓝,运气好的话,也许会飞过一只美丽的鸟儿

跳出井口?革命?可笑!

人也如此,如果老婆孩子热炕头还凑合,在关系中过得也不算委屈,还能想吃肉的时候就去吃。

那干嘛革命?吃饱撑的!


因此,革命是有条件的,或者说心灵成长是需要前提的。



人格革命、心灵成长的基本条件是:“生存策略”遇到了威胁,此路不通了;换句话说,惯用的生活方式失效了。


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一套“生存策略”,这是从小学会的,用的很顺手、很习惯,也很自然,每每使用效果还是不错的。策略一旦失效,生存就是问题。井里的水即将干涸,那只青蛙就不得不考虑其他活下去的出路。


03


下面,我将用“讨好型人格”为例,来描述“人格革命”(心灵成长)的基本过程。


“讨好”、“迎合”就是你生存策略的主要武器。每当关系遇到危险时,你总是顺从,关系就不那么危险了。


当伴侣阴沉着脸指责你、呵斥你时,你就好好好、是是是、都听你的,你想咋样就咋样吧,或沉默不言语……咦,你发现这相当神奇,对方立马平静下来,顶多再说几句让你长点记性之类的,对方态度温和了,古语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你赢了,你的生存策略起效了。


你偶尔也会想起这套策略最开始的样子:


那时父母一吵架你就好乖,做家务,各种逗他们开心,你发现他们不吵了,还夸你懂事。或他们骂你的时候,你表现得很无辜、很委屈、很可怜,然后改正错误,你也发现,他们对你没那么凶了。


从此,你觉得这个“讨好”真好用,从那时起,它就变成了你的“生存策略”。



你越用越习惯,越用越娴熟。


熟练到自己不笑不说话、一说话就很轻柔,别人做什么决定你都赞成,关系中你总是小跟班,决定权永远在对方那里,什么都不用操心,整天乐呵呵的,十分安全。


但也许是时间推移、年龄增长、也许是你的孩子被人欺负或叛逆,你开始在焦虑中反思,并慢慢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比如:

你会失误,会不自觉把事搞砸,继而引发别人的挑剔、不满;

会常常一个人的时候掉眼泪,却不知为何;

会偶尔暴跳如雷、怒火中烧,伤及更弱小的孩子或朋友;

你开始讨厌自己,笑容和讨好让你感到恶心;

总觉得什么都做不好,一事无成,开始挑剔自己;

总觉得自己不重要,没人在意你;

你开始觉得活得很憋屈,却无处倾诉;

寂静的夜晚,你开始觉得冷、觉得孤单;

你开始怀疑人生:为何之前没觉出来?还总以为过得很好、很平静,是什么变了吗?


是什么呢?


04


我来回答你:其实什么都没变,策略还是那个策略,只是它带来的副作用让你厌倦了,你内心某个东西开始苏醒了。


内在苏醒的重要标志是:你开始对自己不满。


这些不满,就是“反抗”的萌芽:我为何要看别人脸色?我为何事事都要听他的?我干嘛假装快乐?我干嘛委屈自己?干嘛活得这么窝囊?


苏醒的另一个标志就是:同样的感受,看法变了。


比如“窝囊”,你之前可不这么想,也许会认为是“谨慎”、“仔细”。


你开始纠结,纠结是“革命”的前奏。


这么做合适吗?那么做合适么?好像怎么做都不合适!


比如,给孩子包容自由合适呢还是给他规矩要求更合适?让孩子勇敢合适呢还是让他小心合适?独自看场电影合适呢还是陪伴侣去他父母家?我应该怼回去呢还是假装无所谓?


你的生活开始变得拧巴。


纠结、拧巴久了,内心那个声音会说,管他呢,去他的!我都顺从一辈子了,还不能做点自己喜欢的了!


于是,你不再笑来笑去、你开始反驳、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提出自己的需求。但新的问题也产生了,对方不但没有像你顺从他那样顺从你,反而给你带来更大的打击。


争吵开始了。


多次争吵中你总是“战败”,但你却觉得很爽,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能量就这样消耗着你,关系就这样动荡不安。


以前的宁静被打破,你进入了愤怒期。


有一股怒火时常在心中燃烧,你总想和谁吵一吵、干一架,却又困惑不已。


你好想回到从前,你越这样想就越回不去,反而变本加厉,让你更无计可施。


某天,你听到朋友在参加一个什么亲子关系讲座,或什么心灵成长课程,或给你推荐了一本心理学的书籍、文章。


身心疲惫的你,开始了探索之路。


经过几年的学习,你听到了很多令人振奋又半信半疑的词汇,譬如:“原生家庭”、“代际传承”、“强迫重复”、“投射”、“创伤”等。


它们让你知道,内心原来还有个“潜意识”,原来“孩子的问题都是父母的问题”、原来痛苦都是因为“情结”没处理好,原来世上还有一群人专门研究这个。


你开始了更艰难的觉察与践行。


你不断在夫妻关系中看见自己、在亲子关系中反思自己。你一边成长、一边痛苦,一边痛苦、一边想要更大的成长,即便冒着家人、朋友的冷眼与嘲讽。


你不再把赌注下在别人身上,经常提醒自己别在意他人眼光、别再像以前那么顺从。你的人际也变了,变得陌生了,好像他们不是原来的样子,你们的交流开始变少,关系开始疏远,你开始觉得没人懂你、理解你。


你感受到了——孤独。



05


有一半以上的来访者,在这个“孤独期”找到了我。


另一小半则来自更早的“纠结期”、“焦虑期”。


最终留下来的一般是“孤独期”和“纠结期”的来访。“焦虑期”来访还需要生活给他带来更大的刺激,才能进入下一阶段,也才能相信“原来革命是需要有人支持的”。


心理咨询师在这两个时期接手恰到好处,是因为“革命”已经到了关键阶段。


他们想要去反抗、呐喊、断裂,但又被孤独导致的“愧疚”、“背叛”深深折磨,每往前一步都面临着某种“失去”,此刻,最需要依赖和支持。


多年前,我第一次寻找咨询师也是如此。


那时的我走在大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到很冷很冷的孤独,仿佛我与他们格格不入,仿佛我被社会遗弃了,这世界所有繁华都与我无关,我形单影只、我孤独落寞。我想呐喊、想刺破,又觉得无力,我需要同伴,渴望同道中人,我需要有个声音告诉我:“去完成你的使命吧,你是对的!”。


如今,我成了很多人的“背后之人”,我立场坚定、态度明确、不忘初心,我用尽所有来告诉他:“去吧!去进行完你的人格革命!我必定与你同在!”



06


人格革命进行到底的重点,在于被另一个人(一群人)向你传递:第一,被允许;第二,你不是一个孤独的出走者。


尽管革命是孤独的,但从此你背后有人了。


我常反思温尼科特那句话:“早年被中断的体验,需要在以后延续上”。


我认为:但凡你一直存在被剥削的经历,“起义”、“反抗”、“革命”注定要发生!除非你从了命、认了怂,否则人格必须趋向整合。


大多数人一旦有了信任的同盟(比如咨访联盟),革命之火就会熊熊燃烧起来。外在突出表现在:


第一,对现实养育者“恨”的表达。


这是绕不过去的坎。无论你是减少了去父母家的次数、增加了与他们争吵的次数,还是把他们拉黑、删除,甚至断绝关系——都是内在革命的外化。而与现实父母的纠缠大多是无效的,就算哪吒杀死了自己,那个托塔天王李靖连眼都不带眨的。


因为,父母都有他们自己的人生故事,你挑战的是他们的“生存策略”,他们那个年代,并不具备失去“策略”还能革命的能力。


你失败了,但,却是成功的。


你革的不是现实父母之命,而是早年的“养育方式”,你反抗的不是父母,而是那个“不能反抗的自己”。


如今的革命,是在告诉那个孩子:“你是可以的!”、“现在没人可以这样对待你!”


第二,外部关系、旧模式的舍弃(转化)。


随着革命的深入,你会发现值得被称为“朋友”的人越来越少;你对之前自己“浅浅交往”感到无意义,甚至可悲,你会减少无用的交际,你会去寻觅其他“革命者”,并与其纠缠其中。


关系的变化意味着曾赖以生存“策略”的失效。如同与父母“决裂”一样,也是革命必经之路。


与此同时,你会感到莫大的失落——革命(成长)的代价就是失去。


你必须要承受这失落,还会伴随无奈、愤怒、悲伤,也会有更大的背叛与愧疚。此阶段,你很害怕(也很容易)再次掉入深渊,外在表现就是把关系、工作搞砸,让自己再次陷入泥泞。


但我要告诉你:“别怕,你值得为自由而战!”同时我还要告诉你:“别慌,这只是一个阶段。”


07


孤独中前行的革命者,最终会迎来朝阳。


所谓“朝阳”就是“和解”——你与自己和解了。


你与内在自己和解了,你的父母、伴侣、孩子、朋友就会重新归位,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过后,阳光必定浮现。


说来奇怪,你还是你,关系还是关系,但你又不是你,关系又不是以往的关系——革命成功了。


你更看清事实与真相,更明晰需求与边界,更加确定你在关系中的位置,这都让你如获重负——你,浴火重生了!


“重生”的标志是:少有了拧巴和纠结、对自己情绪行为负责而不愧疚。


你可以继续迎合、讨好,你该怎么孝顺还怎么孝顺,但,这只是你的选择。


你的讨好已被自我掌控,你的孝顺更加真实。你看的清清楚楚,你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


顺便告诉你,革命顺带的成果是:别人不再轻视你。

最后,在这个新的一年、十年开启的日子里,祝福每个走在革命路上的你:越来越多地活出自我!


新的开始,你对过去有何感悟?对未来有何预期?欢迎在留言区分享!


文:冰千里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