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内卷化:不要西西弗斯的悲剧结局,改变势在必行

 

内卷化一词首次出现于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的《农业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一书。


什么是内卷化?换一种说法就是停滞、衰减、退化的现象,当我们不断往一个方向投入时间精力等成本,得到的却是不增反减的效果时,我们就已经被内卷化了。


内卷化本来用在农业经济上,但是到了2020年,你会发现内卷化无处不在,社会内卷化、经济内卷化、电商内卷化、教育内卷化、个人成长内卷化……内卷化就像人们日常聊天说的“今天天气不错”一样,话题虽然日常化,但是永远有话聊。


       
     

 第一次体会到教育内卷化是在我儿子的两个同学身上。


儿子班上有一对双胞胎,和我们住一个小区。在家长群中,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双胞胎的妈妈在群里发信息:今天晚到一会儿,请老师谅解;今天××头晕,请假半天;今天××(另外一个)肚子不舒服,请假两个小时……


一个学期下来都没几天是正常到校上课的。更奇怪的是,这俩兄弟的兴趣班课从不缺席,而且他们的兴趣班课从周中排到了周末。每天一放学就被家长匆匆忙忙送到区内的各种兴趣班:游泳、画画、奥数、小号……


周末我让儿子去找他们玩,儿子都回答我他们要上兴趣班,没空。结果那俩兄弟的学习成绩非常一般,所有的兴趣特长也没大起色。


内卷化这个词第一次这么具象化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然而不论是文明社会中的哪一种内卷,其本质都是停滞和退化,被内卷的人最终都不过成为一个个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永远在做无望无效的劳动。


              
 

一、教育内卷:

父母不知不觉成为了一个个西西弗斯


教育内卷化,资源稀缺,充满了竞争性,而培育人才的单一性标准也加剧了这种内卷。


从数据上来看,985大学录取率是5.2%,211大学录取率是1.9%,清北的录取率就只有0.03%。


被教育内卷的家长们为了争抢稀缺的资源,焦虑已经从初中高中下降到了小学幼儿园。艺术特长能加分,那肯定要学,一样不够就多学几样,以期能在将来小升初时脱颖而出。


其实被兴趣班内卷的家长和孩子还是少部分,更多的是被升学教育内卷化的家长和孩子。


前些天,我和邻居,一位技校的会计老师聊天,聊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我家孩子和她家孩子同岁同年级,但在不同学校。


她家孩子周末上三门补习班,成绩名列前茅。她告诉我,她家的都算少的了,她的同事和朋友们都比她家多。其中两个朋友家的孩子光是英语就报了新东方和学而思两个线下班,再加上奥数、数学、语文和作文等,总体数量惊人。一到周末,家长就开着车带着小孩奔向区内、市内的各大教育机构,从早到晚。


那两个朋友说,他们家已经两年没有一起在周末吃过晚饭了,真的太累太辛苦了。


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常年无休,已经真正做到了6117,早上六点起床,11点睡觉,每个星期7天。


这哪是学习啊,这是无休止的酷刑啊!


在这场内卷化中,家长在盲目的竞争中不由自主地、背着焦虑循环上山。最可怜的是孩子,他们甚至都没有办法反抗就被无情地驱赶着,小小年纪就得推着巨石上山了。


       
     

 

二、盲目竞争和落后的认知,

最终促成了内卷化。


北京海淀区的教育竞争白热化全国闻名。有个段子是这么说的:一个家长说我的孩子掌握了1500个单词,不知道上小学够不够。另外一个家长说在美国肯定够了,在海淀肯定不够。


这种大环境的影响,家长自身的焦虑已经达到了几千年来的最高顶点。究其原因,有两个:


1.盲目的比较和竞争,忽略了孩子的天性和个性天赋。


有句话说得很好:孩子分三种,一种是来报恩的,平平凡凡,但能终生陪伴在父母身边尽孝;一种是来讨债的,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需要家长付出无数的心血去抚养;


还有一种是来做他自己的,他们天生有过人的本领,从小独立自主,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一生自主、积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是从孩子的天性和个性从发分来的,我们常说因材施教,家长们却在教育的内卷化中盲目比较和竞争,最后都成为了一种模子出来的家长——忽略孩子的天性和个性天赋,逼迫着他们成为我们期待中的、想象中的模型,把他们塑造成一个个犹如流水线中出来的商品。


       

2.认知的狭窄。


世界著名钢琴家傅聪的父亲傅雷曾经希望他学画画,成为一名著名画家,然而傅聪小时候调皮根本坐不住,静不下心来画画。傅雷后来发现傅聪有过人的音乐天赋,于是果断让他放弃画画,改学钢琴。


傅雷给傅聪的教诲是:先做人,其次做艺术家,再次做音乐家,最后做钢琴家。


作为父亲,傅雷是有大智慧的,以人为先,艺术次之,行业第三,最后才是专业。


这就是认知上的最高阶层。


焦虑的父母们势必要重新建立这样的认知:一切的教育都是为了让孩子成为他自己,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人,最终才能为社会做贡献。


忽略这一点,千千万万人一门心思往一个小孔里钻,可想而知,内卷化最后的结局最可悲的不是家长,而是孩子。


       
     

 

三、父母要如何打破内卷化,

避免孩子也被内卷成推石头的西西弗斯?


打破内卷化是所有家长势在必行的改变。怎么改变呢?


1.提高自身的格局。


爱因斯坦曾说:一个层次的问题,很难靠这个层次的思考来解决。


人最复杂也最可贵的就是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


父母们要对抗内卷化,首先得把自己的格局提高,层次提高,这样才能看到孩子身上的无限可能性,然后提供适当的养分给他们,让他们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最后成长为多姿多彩的他们自己。


别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也别把上一个好大学看成孩子人生的唯一出路。


2.重新挖掘人生的价值和能力。


充分认识“羊群效应”,不做其中的一只羊。大环境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只有在其中保持清醒的人,才能挖掘人生新的价值和能力。


这人生新的价值和能力不仅仅是指孩子的,更是指父母的。


以身作则不仅仅在生活中,还在三观以及处世上。父母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达到了新的层次,对人的价值和能力有了新的认识,自然能传递给自己的孩子。


当父母认为人的价值不仅仅是读一个好大学,找一份收入不错的好工作才能实现之后,孩子的能力也就可以被重新评估和释放。


3.把孩子当人,而不是机器。


把人权还给孩子的时候,一切问题都变得不那么复杂了。


问问他们累不累,听听他们想学什么,想怎么学,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他们一起制定成长计划。


当我们把孩子看成一个平等的人,而不是实现我们的愿望和缓解我们的焦虑的机器时,尊重他们的想法,尊重他们的意愿,合理引导和开发,所谓的教育内卷化自然会终止,西西弗斯的巨石也会消失。


       
     

 

写在最后:


西西弗斯的结局是悲剧的,无望的,然而教育内卷化中,父母和孩子被迫成为不断重复、永无止境推石头的西西弗斯,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也不能接受的,这一恶性循环迫切需要改变。


保护孩子的天性同时又要合理地引导和开发他们的人生可能性,这两者并不冲突。我们需要的是先从自我出发,抵抗内卷化,打破内卷化,最后超越内卷化!

 

原创:立秋
责任编辑:一只梨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