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3岁,杀人不犯法。”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长篇小说《红手指》中有一个这么一个片段:

初中男孩直巳在自己家中猥亵并杀害了一个7岁女孩后,把尸体随意丢弃在自家院子里,回屋打游戏。

男孩的父亲回来后想要报警,却被一直溺爱孩子的妻子以死相逼,最后他将女孩抛尸到肮脏的公共厕所里。

警察通过刑侦手段确定了这家人。而溺爱孩子的妻子丝毫没有意识到孩子犯下了多大的错,反而埋怨丈夫不小心留下痕迹,甚至还将罪名诬陷到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身上。


可侦探还是通过蛛丝马迹确定了真正的杀人犯是男孩直巳。

故事的结局,直巳最终也没有丝毫的悔意,对着警察说了一句“都是我父母不好”。

今天,壹心理学院想跟你们聊聊“少年犯”

“我,13岁,杀人不犯法”

前两天,“大连13岁男孩杀害同小区10岁女童”的旧案又上了热搜。只不过,这次的热搜主角是不露面、不道歉还转移资产不赔偿受害人家属的13岁男孩的父母。

去年,随着大连杀童案的告破,13岁的男孩蔡某某被判处收容管教三年。然而,很多网友表示:

“收容三年放出来回大连,养女孩的家庭都得提心吊胆”

“那么小杀了人那么淡定,收容管教三年之后又怎么办呢?”

“三年后放出来继续杀人?”

这些担心也不无道理:男孩蔡某某在案发后主动与被害人家属搭话,在班级群里自导自演,尤其是懂得法律漏洞,一再强调自己“虚岁14”的行径,实在让大家觉得可怕。

其实,近年来“持幼行凶”的案例并不少见。

2019年,广西百色一男孩王某违规驾车,谁知男孩的父亲纠集亲属前后三次跑到派出所辱骂、威胁民警。


甚至,男孩父亲当着工作人员和办事群众的面扬言要杀死所长:“你把他惹冒火了,十二三岁杀你都不犯法”。

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戴着红领巾的小红扶起老奶奶,却被老奶奶一把抓住,“你把我撞到了,赔不赔?”小红反手掐住老奶奶的脖子,“老太婆你猜我掐死你判几年?”

曾经,少年们可能对于法律底线的认识不足。

但当“他还是个孩子”变成犯错借口时,当法律考虑到青少年身心发育不成熟意识不到自己行为的后果而网开一面时,当对“未成年”的保护变味成为免死金牌时;当少年犯罪得到的惩戒不过是收容教养时;当有人利用法律漏洞钻空子时;

那些孩子的心里可能清楚的知道:“我,13岁,杀人不犯法。”

“少年犯”处在怎样的家庭环境中?

2016至2019年,涉案人员年龄低龄化趋势尤为明显,2019年平均涉案年龄低至13.25。犯罪低龄化,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是什么让孩子变成了“少年犯”。

少年成犯,社会的挤压和污染不可置否,但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祸根却是从一开始就埋下的。

在小说《红手指》中,男孩直巳生活在一个母亲溺爱,父亲漠不关心的家庭中。

一个问题少年,缺乏父母的关爱,迷恋杀人游戏。甚至在残害了无辜的女童后,仍然可以“懒洋洋地坐在房间中央”,玩着自己逼真的杀戮游戏,毫无罪恶感。

极端失衡的教育,让直巳形成放任自流,出事逃避的做事方式。面临牢狱之灾,直巳的父母以逃避责任、嫁祸他人来“言传身教”,悲剧的发生是必然的结局。

“大连13岁男孩杀害同小区10岁女童”发生后,人们一度认为杀人男孩是“人之初,性本恶”的那个恶种,他的恶是天生的恶。

然而,案件发生一年后,男孩父母不出面、不道歉,甚至为了不赔偿受害者家属,恶意转移财产,面对法院的判决拒不执行人们才发现,这种冷漠耍赖的父母,可能才是使少年成犯的恶瘤。

一项关于涉案青少年成长环境的分析显示,他们中40%来自打骂惩罚式家庭环境,34%来自过于严厉式家庭环境,13%来自频繁争吵式家庭环境,11%来自过度溺爱式家庭环境,2%来自过度保护式家庭环境。

 

可以说,家庭环境,是让孩子变成“少年犯”的重要原因。



“少年犯”有哪些心理特征?

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必经阶段,无论在生心的发展上,还是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都对一个人的一生产生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埃里克森提出的心理社会发展(psycho-social development)八大阶段,分别为:四个童年阶段、一个青春期阶段和三个成年阶段。 

其中,青春期(12-18岁)阶段的孩子所面临的冲突是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乱。

一方面,他们的身体机能的发育和大脑激素的变化促使其冲动本能的高涨,另一方面,他们步入半成年,面对新的社会要求和社会冲突,他们时常感到困扰和混乱。

他们生理上的成人感和自立意识的不断增强但心理上却仍处于半幼稚、半成熟、半依附、半独立状态。身心的不匹配,情绪管理能力的不足,让他们在这个阶段很容易明显呈现出不稳定、多变化、动荡的特点

由于男性相对于女性在生理上的变化更加迅速(长高、力气增大),而男性在成长阶段的心理成熟性普遍低于女性,使得他们在身心不匹配的阶段里相对女性更加容易发生冲动犯罪。

一项青少年涉案冲动性的分析中显示,男性犯罪者冲动型杀人比例占67.93%,蓄谋型杀人占32.07%;女性犯罪者冲动型杀人比例占20%,蓄谋型杀人占80%。

模仿、冲动、记仇、情感波动、逆反心理是也是未成年人时期的普遍心理特征, 青少年更容易受到外界人群行为的影响,更渴望追求刺激。

他们精力过剩却支配力不够、强好奇心却认知能力偏低、辨认能力不足且受社会不良因素的影响,于是他们的犯罪行为,通常呈现出残忍、冒险性和不计后果的特点。 

写在最后

古老的《伊索寓言》里,有个故事叫《小偷和他的母亲》

那个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孩子,先是偷了同学的写字板。因为第一次作案,他很害怕慌张。他母亲却说,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你同学又没看见,以后那个写字板就是你的了。

没几天,他经过一户晒衣的人家时,又给母亲偷了一件漂亮的外衣。再一次作案,他坦然了许多,而穿上合体外衣的母亲,一个劲儿夸他能干。

后来,他胆子越来越大,四处作案,成了一名惯偷儿,钻进国王的金库行窃,被抓个现行判处死刑,当即被押赴刑场。

他母亲知道后,跟在后面捶胸痛哭。临死前,小偷说,他想和母亲说几句悄悄话。

母亲把耳朵凑上去,小偷张开嘴,狠狠地把她的一只耳朵咬下来,恼怒地说:


“小时候,在我偷第一个写字板时,你如果揍我一顿,教导我这是不对的,并且让我改正错误的话,我会到今天这地步吗?”

在青少年教育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家庭教育。家庭是塑造青少年人格的根源所在,父母则是根源的核心所在。 

后记:2020年10月13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刑事责任年龄拟下调至12岁、针对特殊职责人员性侵女性上调“性同意年龄”、冒名顶替大学入刑等备受关注。该修正案正式公布实施后,这或将成为“醉驾入刑”之后,社会热点关注话题再度推动《刑法》的一次修正。


– The End –


本文作者:Carmen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壹心理学院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