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住不说难受,批评不合适,心理学咋教我跟这人相处?

文:王金现

苦恼

王老师,我有一个同事,说是同事,其实是我工作的助手,一个男生。他在共事中的表现,让我感觉很不爽。

本来,我对这个男生是有些欣赏的,他很上进。所以,我尽可能地体谅他,关照他。他期初想有自己的实验课题。但按规矩,助手一般是不可以有自己的课题的。我在老板那里说了很多好话,老板答应男生可以有自己课题。我也能想像他做助手,想要有研究成果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希望将来在自己研究课题的论文上,也缀上男生的名字。

尽管如此,男生在工作中,对于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表面上应承而实际上不行动,要么就是指派另外一个女孩去做,仿佛自己是个导师似的。

比如,老板明确告诉过男生,由于工作地点偏僻,工作到很晚的时候,要主动留下来陪陪我,以增强些安全感。

那个男生很愉快地答应了。可是每当工作进行到很晚的时候,男生一脸的不情愿,就要离开。有次男生却说他要走,我看了看表,夜间很晚了,十分希望男生能够留下,但对方还是要走。这更是让我感到十分愤怒。

我也想要说服自己,以平息自己的愤怒。我想,男生毕竟是个助手,而课题是自己的工作。所以,男生做与不做事情,都能说得过去,勉强不得。另外,工作到很晚,也没有理由强求男生留下来陪自己,毕竟这也不是他分内的事情。

但这种理智化的处理方式,并不能消除内心的怒火。我对他已经相当不错了。而且他明知道应该做的事情,却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真让人受不了。我甚至想:要不要到老板那里告男生的状,用报复他的方式来消除心头之恨?

来访者还问我:王老师,这种人,还有法相处吗?这里边,除了那个男生的个人因素之外,有没有我自己的人际互动模式问题呢?有没有可能是自己的某些原因,吸引(导致)了男生的不合作呢?如果有,那个心理上的因素是什么呢?

模式

遇到这样的同事,是够糟心的。但是,同事关系却无法摆脱。到底该如何跟这样的人相处呢?我的来访者找到了一个好的视角,即查找自己的原因,这才是心理学上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她的反思及学习力一直都是我称道的。所以,我也很乐意用心理学的办法,同她一起去探讨问题的症结所在,并找到跟这类同事相处的方法。

她继续说道:也许我想要一种秩序感。比如说,规定清楚每个人的工作职责和义务,然后大家各就各位,按部就班。那样,就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了。

我否定了她的这个想法。因为,意外总是会出现的,规定之处的情形总是需要处理的,或者即便对同样的规定,两个人的理解与想法及解释,可能也会不一样的。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保持那种固定的秩序感、稳定的安全感。那怎么办呢?

她想了想说,需要沟通。

是的。明确表达出自己的要求与期待,清晰而明确的沟通确实很重要。我很是为来访者的聪明领悟力而感到欣慰。但问题是,现实中,她能够清晰表达吗?如果能的话,那还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吗?

于是,我问道:你跟那个男助手之间,是怎么沟通的呢?

啊哈,实际当中,我运用的是指责模式。我会很生气,心生怨恨。然后,指责对方做的不对。不仅想要指责他,而且更想要教训他,报复他。明明答应好的事情,却阴奉阳违。应该做的事情,却不去做。总之,就是他的错。这让我心情没办法好起来。我甚至想用恶毒地办法事报复他、惩罚他。

负责

这是一个谁来担挡责任的问题。

我理解来访者的愤怒。站在她的角度,活在自己内心世界里,自己的想法总是对的,而错误的一定是对方。所以,对方要对整个事情负责;要对我的愤怒负责。而事实上,这是荒唐的。因为对方也是站在自己的角度里想问题。彼此的世界观可能会有显著差异的。

听了我的阐述,来访者问:王老师,你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世界里,去要求别人吗?可我觉得就是他的错啊。他表面一套,实际上又一套,这难道不是他的问题吗?

确实是他的问题。所以你感到生气。你有理由生气的。但是,指责、教训、报复的方式,有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呢?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没有达成我想要的。反而会让关系更糟糕。对,我想要的是他对我关爱一些,工作上尽责任一些。

我趁热打铁地总结说:通常我们遇到了一些事情,然后我们产生了一些感受,一些想法,一些期待。比如说我们感到害怕,愤怒,失望。我们认为对方应该言而有信说到做到。我们希望他在夜间很晚的时候,能留下陪完工作。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们不为我们的目标而努力,而是情绪化地处理事情。结果通常与我们想要的目标背道而驰,通常让我们陷入到痛苦的情绪当中。这一切的根源在于,我们想要他人来承担所有的责任,而不是我们自己。

期待

来访者沉默了一会,说,是的。然后问:那怎么处理才好呢?

来访者的思维速度很快。她一下子就跳到了解决问题的层面。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被她带着跑的。因为某些情形还没有搞清楚。

我问道:你可以表达自己的要求吗?比如对那个男生讲:夜间很晚了,我希望你陪我把工作做完。我一个女孩子若是一个人留下继续工作,会有很大的不安全感。

来访者说,王老师,从道理上我知道需要这么做。可是我就是不想这样说。我实在太生气了。他当面说的好好的,关键时却出尔反尔。而且我现在觉得我不想看到他那张脸,觉得恶心。

听到这些,我明白来访者一直挣扎在自己的情绪之中。我想要把她从情绪的沼泽当中拉出来。

我说:不要看对方的脸。我们去看我们的内心发生了什么。第一个就是说,我很愤怒,愤怒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我很失望。什么失望呢,你在老板那里答应过我,我做实验很晚的时候,你要陪我。但是,你现在露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让我很愤怒的。那其实就是,我对你有一个期待,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陪我。是不是这样,但是我,希望你能够陪我。你能够讲出这个期待吗?就是提出自己要他留下的要求吗?

不能。

为什么呢?

我是希望我不讲他也能做到。

是的,你不去表达自己的要求,所以你就说,那领导已经告诉他了呀,他应该做的。

这是两码事,一个是你自己表达了自己的期待,那对方为你做了,他也会很开心的。但是,领导安排的事情,他做的时候,可能就会有很多的抵触。——我讲这些,其实是想强调清晰表达自己诉求的重要性。

但是,来访者仍然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她说: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怎么做。我觉得他是故意不做的。

如果说他是故意的,你是需要批评他的。对不对呀?

哦,我不知道,我好像不敢批评别人。

是,你不敢表达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期待,第二你不敢去批评别人。然后,你就希望他能够按照那个条条框框去做就好了,这样我们就相安无事了。

嗯,对。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两个隐藏着的特点:之一,我无法表达自己合理的要求;之二,我希望自己不说,对方也能明白,并满足我。

表达

嗯,我总觉得没有理由去批评别人。比如说,请别人帮忙,别人不帮,那也没有理由去批评呀。

其实,来访者这句话表达的隐含的意义是:尽管我的要求是合理的,但我是没有权利要求得到满足的。而且,表达不当,可能会让对方生气的。

因此,她不肯表达自己的要求,也不能坚持自己的主张。那么,她就要压抑自己内心的两种愤怒,一种是自己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挫败;另一种还有指向不能满足自己的对方的愤怒。这就难免使得她一直挣扎在情绪的沼泽当中。要带她走出这个情绪的泥潭,出路就是主动的,清晰的表达沟通。

于是,我说:

哦,这个也不一定要去批评,但可以听一下对方的理由是什么。这样就可以达成一种理解,配合。就是说,这个沟通,表达你的期待,要求,希望,然后倾听对方的意见和想法。而不是说,我希望你按照我内心的想法去做,你应该怎样怎样。

沉默。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就是我在这类事情当中,我有一个固有的思维模式是,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怎么样子的,是怎样的,嗯,然后,别人没有做到的话,他就是错的。然后,我在内心就会对他有个很大的指责,你是错的。但是,我不会去跟他去沟通,就是站在他的那个世界去看,而是完全站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以为自己的世界就是对的。

那么如果我去说了,沟通了,也许他还是不会帮你怎么样的。但是,可以达到一个沟通的这样的一个状态。而不是以我自己的规则作为版本,去衡量别人。

我总结了这个新的模式。这里边有两个关键。一是怎么对自己的情绪、观点负责,而不是让对方为此负责,去指责他;第二就是怎么去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要求,理解对方的想法,达成共同的谅解,促成配合协作关系。这个模式,是成熟者的关系模式。

按照这个新的模式,我跟来访者进行了模拟演习,即时的情景式表达沟通。来说者说,这种沟通,即拥有清晰的界限,又有真实的情感在流动。是一种舒服的关系。

亲爱的读者,你的人际关系模式,是成熟的模式吗?你在人际中会遇到什么样的烦恼呢?欢迎留言倾诉。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