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人自度-六祖避难-4做自己

01

惠能怎么“做自己”?


惠能帮助惠明开悟之后,继续往南走,来到曹溪(在如今的广东韶关),但是追寻惠能的人还很多,其中大部分不是为了佛法,而是为了惠能带着的禅宗衣钵。


至于这些人为什么要抢夺衣钵,惠能不愿意去多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也许是有意识的,也许是无意识的,有时候个人都很难说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做?好像总有一种莫名的力量驱使个人去做。


惠能一路南行,到了广东四会(此地离惠能家新兴不远了),惠能为了避难,混入到猎人的队伍里面去,这么一呆就是十五年。


在和猎人一起在山林里面的时候,惠能随时找机会给猎人说法,也就是后来禅宗的“随方解缚”。


猎人们经常叫惠能看守猎网,惠能每次看到山林里面不小心入网的动物,都全部把它们放走。


每次吃饭的时候,猎人煮一大锅肉吃,惠能只把菜叶放到锅边烫熟吃,从来不吃锅里的肉。有猎人问这是为什么呀!惠能说:“我只吃肉汤旁边的菜就好了。”

 

原文:

惠能后至曹溪,又被恶人寻逐。乃于四会,避难猎人队中,凡经一十五载,时与猎人随宜说法。猎人常令守网。每见生命,尽放之。每至饭时,以菜寄煮肉锅。或问,则对曰:但吃肉边菜。

 

惠能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人们,自己的价值和他人的价值可以兼容。没有对错之分。在《坛经》里面,他告诉人们怎么可以打破烦恼。

 

“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

 

这句话很容易理解,简单来说,即使别人不对,我不要做错事。我做了错事,那是我自己的过错。只要我放弃“你对我错,或者我对你错”是非对错的分别心,那么也不会有什么烦恼了。


(这种情绪管理的策略,适用于日常行为,不适用于大是大非。什么是大是大非?有关国家安全、人们生命安全的,属于高度重要,一定要讲原则。)


02

融入社会,坚守价值


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需要融入到社会中,读书、工作、成家等,都是在个人适应社会的过程。没有人能够不和其他人联系,独自生活在社会上,即使回到山林隐居的隐士也需要购买日常用品、粮食等供生命延续的物资。更别提在大都市生活的人们。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享受着他人提供的服务。


比如当前国外疫情蔓延,国内工作生活都正常,这种和谐、安全的环境并非自动而来,而是无数医护人员、边防、海关检验等人们提供各种检验检疫,防病毒于国门之外。


既然需要融入社会,需要和他人相处,那么必然就会有观点的相似、相同、相异、相反,怎么才能够求同存异呢?


这一点,孔子说得很清楚:“和而不同。”

孔子说,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和而不同。孔子的观点和六祖惠能的观点是一致的。惠能吃斋不吃肉,但也得吃饭啊!怎么办呢?他倒是没有阻止猎人吃肉,也没有打破煮肉的锅,叉腰站起来指着猎人教育他们,而是只坚守自己的价值“不吃肉”。

 

是什么样的心理才能做到呢?


坚守自我价值,促进自我实现。


马斯洛的层次理论大家很熟悉了,总共分为好几层的需求,当底层的需求被满足了,可以进一步实现更高层次的需求,当安全的需求被满足,可以寻求归属和爱的需求。根据需要出现的先后及强弱顺序,马斯洛把需要归纳为五个基本的层次:


(1)生理需要:维持个体生存和延续种族发展的需要,如人对饮食、睡眠、性、休息等的需要。


(2)安全需要:个体要求稳定、安全、受到保护、免除恐惧和焦虑、获得安全感的需要。


(3)归属与爱的需要:个体要求被接纳、爱护、关注、鼓励、支持等的需要。


(4)尊重需要:获得并维护个人自尊的需要,包括自尊和受到他人的尊重。


(5)自我实现的需要:个体渴望充分实现自我价值、自我潜能得以发挥的需要。


在马斯洛《动机与人格》这本书中,他认为“自我实现”指的是“人对于自我发挥和自我完成的欲望,也就是一种使人的潜力得以实现的倾向。这种倾向可以说是一个人越来越成为独特的那个人,成为他所能够成为的一切。”


03

自我实现与自我决定


当个人适应社会后,寻找到归属感,把自己融入到社会中、成为团体成员的一份子,这个社会化的过程,事实上是把个人按照社会期待的样子进行塑造。


比如,一个医生,大家期望医生能够医德高尚、医术精湛;一个司机,大家期望司机遵守交通、安全驾驶;一个厨师,大家期望厨艺高超、菜品卫生好吃……


这些是个体按照社会角色在做事情,按照社会角色理论,每个人的行为符合社会角色的期望,那么个人能够符合期望而被社会接纳,反之不接纳。


那么,自我价值是什么?


在于自我决定。


马斯洛在书中写道:“一个人能够成为什么,他/她就必须成为什么,必须忠实于自己的本性。”


Ryan&Deci提出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他们认为个人的幸福感可以通过自我决定的方向来实现。


SDT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自我实现,另一方面是找到自我实现的意义及途径。


Deci认为,个体具有自我决定的能力,这个是基础,同时,个体需要自我决定,这是一种生命的需要。人们拥有一种基本的内在的自我决定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性引导人们从事他们感兴趣的、有益于能力发展的行为,并且使人们能够灵活地适应社会环境(张爱卿,2002)。


SDT提出三种自主需要:能力需要(need for competence)、关系需要(need for relatedness)和自主需要(need for autonomy)。三种需要提供人们追寻幸福感的动力,推动个人成长,构建个人幸福、促进社会发展(Deci,2000)。


04

放弃二分法


自我实现属于一种生命的动力,马斯洛对自我实现概念的理解和最初的看法是一致的,即又把自我实现当作一种结果来看待。“自我实现是一种有关遥远目标、事件的最终或最后的状态,而不是一种贯穿于一生的动力过程和活动”(马斯洛,1955)。

在马斯洛看来,一个自我成就的人,会“非此即彼”的消解。这一点和《坛经》中记载的“但自却非心”相似。没有了绝对的“二分法”,减少“要么是,要么不是”思维陷阱,可以减少思维的内耗,可以让内心更加的和谐与平静。

许多焦虑症患者大部分时间陷入自己设置的陷阱里面“我如果失败了,那么就惨了!”“今晚会不会睡不着,睡不着就麻烦了?”

当个人陷入到“非此即彼”,焦虑就会产生,而放弃焦虑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放弃“二分法”。

意义疗法创始人弗兰克尔提出“反向法”,反其道而为之。强迫症患者强迫洗手,不洗手很难过,洗手后也难过,那么反向法:搞脏手,然后去洗。洗完后,觉得脏,让手脏,不要理,彻底放弃“二分法”。

森田疗法常用于治疗强迫症,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森田疗法被认为深受禅宗影响,破除“二分法”。


在一个治疗强迫症患者的案例中,来访者强迫洗手,觉得自己手很脏。咨询师叫来访者回家洗澡的时候用手拿肥皂洗自己屁股,洗完屁股后用同一只手洗脸(O(∩_∩)O)。来访者第一次非常抗拒,但遵照要求洗了。洗了几次后,强迫症好了。怎么好的呢?放弃了二分法,放弃非此即彼,放弃是非法。


参考文献:
1.张爱卿. 动机论:迈向 21 世纪的动机心理学研究.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
2. Ryan R M, Deci E L.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and the facilitation of intrinsic motivation, social development, and well-being. American Psychologist, 2000, 55(1): 68~78
文:吴翔  (心理套娃发明人 ,心理咨询师二级,网易特邀讲师,壹心理特邀直播、录播讲师;中山大学心理学硕士;心理艺术化创新实验室核心成员;TEDx演讲嘉宾;广东省心理健康协会危机干预委员会心理援助热线项目发起人之一;广州交警青年“战队”学院策划者之一,广州青年就业创业导师;微信公众号:搜索wuxiangxinlimen或者心理门,心理咨询,请在壹心理咨询页面,搜索“吴翔”)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