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感情,都是麻烦出来的,才怪……

心 理 0 时 差

壹心理 ◎ 荣誉出品

作者丨时差大叔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01


最近,有一位朋友吐槽他的同事太麻烦。

 

“上厕所?顺便帮我拿下前台的快递吧?”

“来不及了,可以帮我填写一下报销单吗?”

“下楼吃饭?帮我带一份吧,我要 xx 面”

“这个城市你去过,哪些地方好玩呀,推荐一下?”

“这周我要我出去玩,可以把宠物猫放在你家吗?”

……

朋友阵阵无语,彼此很熟也就算了,关键没有那么熟,还经常来麻烦。当然了,不仅麻烦他一个人,周围的人都逃脱不了被麻烦的命运。

 

然而,恰巧这位朋友又是一个不会拒绝的人,所以被麻烦得很心烦,但却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什么委屈都自己扛。

 

实在抗不下去了,也就只来找我吐吐槽。

 

说实话,作为一个十分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我有时候很难理解明明很多事情可以自己做,或者在网上搜索一下(哪里好玩)就可以获得答案,为什么非要麻烦别人?非要做 “伸手党” 呢?

 

可能,麻烦别人真的很…… 轻松加愉快吧。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可以把事情完全抛给另外一个人,的确很舒服。就这样,形成了 “习得性求助”

 

被拒绝之后,他们还会很嫌弃地说:“这对你来说不就小事儿一桩嘛,举手之劳”、“亲戚朋友之间,就是要互帮互助的呀”……

 

的确,我们人与人之间要相互帮助、互惠共利。但是,每个人也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完全成为他人的 “搬运工”。

 

所以,面对这些无论什么事情都想着要麻烦别人的人,大叔只想说一句话  —— 拒绝。


“可以顺便帮我带一碗面吗?”

“不可以!”

 

然而说起来容易,现实生活中,就是有那么一大摞我们想拒绝,却不懂得拒绝的麻烦……


02 


 拒绝别人,为什么那么难?

很多时候我们不敢拒绝,往往是被自己说服了:“好像真的是举手之劳,能帮就帮吧。”

但其实这并不是事情大小的问题,而是个人边界问题。

 

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却破坏了我们自己的界限,而且一旦有了先例,后面会有很多大事也会上门来麻烦你。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限的,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不可能给到每一位他人帮助。所以,懂得拒绝,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下面这 3 种情况,或许可以考虑委婉拒绝:

 

1.不熟悉的人,却提出了可能影响我们个人生活的要求

比如:朋友的朋友,想来家里借宿。

 

2.只要上网一查、动动脑子就能解决的事,就不需要咱费力充当百度了

“请问北京有哪些好玩的地方推荐呀?”

“上 *蜂窝 一查就知道啦。”

 

3.利用职分的便利提需求

“听说你是医生啊,那可不可以帮忙挂个 **专家的号呀?”

“现在APP可以挂号哦。”


另一方面,我们不敢拒绝,因为拒绝别人的求助,就好像是在告诉大家:我们很小气,不乐于助人。

 

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不友善的人可能会被他人排斥,因为我们在群体中生存,是需要互相帮助的。既然别人觉得我们不友善,那么便可能不会为我们提供帮助。

 

而且,拒绝他人还伴随着彼此的关系出现破裂的风险。

 

所以,我们害怕出现这些情况。

 

虽然拒绝他人可能不是件简单的事儿,但如果一直不说,自己会特别不舒服。伴随着这种委屈、气愤、无奈的情绪,自己被烦得头昏脑涨,自己的事情完不成,甚至可能还费力不讨好……

 

说出自己的拒绝,可以是一句简洁直接的说辞:“不好意思,我在忙,没有时间来帮助你呢”。

 

(注:欢迎大家在留言区,提供合适的拒绝方式,既达到了拒绝的目的,又可以避免令双方都很尴尬。)



03 


永远不麻烦别人,才是王道?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会问:是不是永远不去麻烦别人,才是真正的善意?

 

恐怕也不见得。

 

大叔自己就很怕麻烦别人,总会觉得麻烦人很过意不去,不好意思张口,另一方面也很害怕被拒绝。你可能有过那种表白被拒绝的经历,一定可以深刻地体验到,被拒绝的恐怖。虽然仅仅是简单的求助被拒,还是会体验到痛苦。

 

所以,我常常都是期待别人主动来帮我。比如我会觉得,同事看到我抓耳挠腮、焦虑得不行,应该会主动来问吧?

 

社会心理学家 Heidi Grant 曾说道:“我们几乎每个人,可能都有一种 “被洞悉的错觉”(Illusion of Transparency)。”

 

我们总会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思想、感觉和需要对他人而言很明显。


Heidi Grant 在 TED上演讲

“我相信你一定看得出我需求帮助吧,那还不来?是不是不想帮助我?”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我们只是干等在那儿,等待有人注意到我们的需求,然后主动给我们帮助。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假设。

 

事实上,不仅说出自己的需求很难,我们身边的人也往往琢磨不透应该是否以及如何帮助我们。

 

Heidi 教授举过这样一个例子:十几岁的女儿穿好衣服正要去上学,她决定主动给她一点帮助。

她发现女儿穿那些鲜亮的衣服更好看,但女儿却总喜欢穿深色的衣服。所以,她对女儿提议:或许可以尝试一件看起来没那么阴沉的衣服。

 

然后,Heidi 教授风趣地说:“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我此刻应该不会在这里给你讲这个故事了。”

 

是的,那些可能会给我们提供帮助的人,因为不知道我们是否需要帮助,不知道自己能否给到帮助,所以很难直接主动地给出帮助。


那说出口后,会不会很容易就被拒绝?

 

来自巴黎 HEC 商学院的 Daniel Newark 教授,在一项实验中,邀请了 63名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让他们回忆最近别人帮助自己或自己帮助别人的经历,从而扮演帮助者或者被帮助者的角色。

 

然后,他们需要根据自身的角色,报告是否愿意求助或助人。

 

最后,寻求帮助者和帮助者都被问道:“你觉得自己会被帮助/会提供帮助吗?”。

 

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

 

那些寻求帮助的人,只有 34% 认为自己会获得他人的帮助;而那些扮演给予帮助的人,竟然有50% 的人都倾向于认为自己会给对方提供帮助。

 

是的,我们会低估他人帮助自己的意愿。

 

不可否认,当自己无法独立完成一件事时,我们确实要向他人提出需求。

 

至于为什么大叔的朋友吐槽同事麻烦,不愿意伸出援手予以帮助,实在是对方不懂得什么才是正确的求助方式!

04 


如何使自己的求助,让双方都很开心?

 

下面,大叔便为你介绍 Heidi 教授总结的 “求助秘笈”,帮助你不被他人讨厌的情况,获得帮助。

 

第一点:当我们求助时,一定要准确地阐述我们需要的帮助是什么

 

含糊、间接的求助对于帮助者其实不是很有用,因为他们的确不知道我们想得到的帮助是什么,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帮助我们。是的,没人想帮倒忙。

 

Heidi 教授曾在社交网站上收到一些友好的陌生人的邀请,这些人想做一些 “喝杯咖啡、聊个天” 或 “向你请教一下” 之类的事情。Heidi 教授每次都会忽略这些请求。

 

然而,这并不是因为 Heidi 教授不够友好。只是,她不知道那些陌生人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以及希望她能提供哪种帮助。所以,她就不感兴趣。

 

相反,如果能直接说出任何想从她那里获得的帮助,Heidi 教授就会更有兴趣。

 

所以要把具体的问题说出来,例如:“我想询问一下贵司有没有新媒体运营这一工作的机会”、“男朋友得了抑郁症,我应该怎样帮助他” 或者 “我想听听你对读心理学的建议,主要是就业方面”……

 

如果是一个模糊的、笼统的问题,会让人感到不知所措,无法答复。具体的问题,不仅会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否可以胜任,而且会节约彼此的时间。


第二点:不要使用 “免责声明”,不要道歉

 

求人帮忙,你会怎么说?

 

“我非常、非常抱歉,要请求你件事情”

“我真的非常不想麻烦你”……

 

耳熟吗?

说实话,大叔在求人的时候,经常会这么说。

 

有时候,这样说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会让人觉得,对方好像并不是很喜欢来向我求助,而是迫不得已,甚至讨厌向我求助,因为这样做好像对我伤害很大。

 

既然如此,我又怎么会觉得,帮助 Ta 对我来说是一件愉悦、令我满足的事情呢?

 

正确的求助是怎样的?

“有时间吗?可以帮我…… ”

 

第三点:获得他人的帮助后要给出反馈

 

这一点,特别重要。

 

当我们给别人帮助后,如果没有收到任何反馈,可能会产生深深的挫败感。

 

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帮助是否真的让对方解决了一些麻烦,也不知道是否自己可以给出更好的帮助……

 

一些收到捐赠的学校,会在事后与那些捐赠者联系。

 

捐赠者会收到教室里学生的来信,他们会收到学生与学校的照片。因此,他们会知道自己对别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这是我们在生活中都应该做的事情, 特别是当我们想要他人长期给予自己帮助时。

 

花一些时间,告诉你的同事,他们给予的帮助让你顺利高效地完成了工作;


花一些时间,告诉你的伴侣,Ta 给你的帮助,让你度过了一段特别艰难的时光;


花一些时间,告诉帮助你照顾猫的人,自己很开心,因为这次没有在家的时候,猫没有打坏任何东西,他们做得棒极了……

总之,

求助者,要学会如何求助;

而被求助者,则要学会如何拒绝;

这看似矛盾,但却可以让双方都过得更好。

世界和我爱着你。


References / 大叔参考的文献资料:
[1] Heidi Grant. (2019). How to ask for help —— and get a “yes”.(TED Video)
[2] Newark, D. A., Bohns, V. K., & Flynn, F. J. (2017). A helping hand is hard at work: Help-seekers’ underestimation of helpers’effort.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139, 18-29.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排版:小鲸鱼  Esther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