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要等待“娘家”来保护你

文:惕若
来源:惕若说(ID: TiroTalk)

一个礼拜前,一位朋友生了二胎,他的第二个女儿。

这朋友家中据说数代单传。他第一个女儿生下来之后,据说其父的反应是骂了一句娘。二女儿出生后数日,他老婆发来微信,说是公婆极为不满,婆婆跟亲家母说,这怎么办呢?我们出去会被亲戚笑死的。

这几日又听说,自从孩子生下来之后,孩子母亲到现在每天都在公婆的脸色中以泪洗面。公公和老公都已经明确表示,一定还要再生第三胎的,直到有儿子为止。

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另一位朋友听,朋友表示惊讶和愤怒的同时,突然问了一句:“估计姑娘自己家里也是这个观点,不心疼姑娘吧?”

这句话问出来,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不是我的思路。我的想法是,我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生男孩生女孩,这都是我自己的事。公婆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被亲戚笑死”也好,都跟我没有关系。同样的,这一切跟我自己的父母也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如果支持我,我会表示感谢,但无论他们支不支持,对我的决定都不会带来任何影响。唯一对我的决定有影响的,是孩子的父亲,因为这也是他的孩子。我会跟他商量并考虑他的意见,但是,他也同样并没有决定权,更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地说“必须要生第三个”。

但是朋友的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很多。

我想起佟丽娅老公出轨的时候在微信上流传颇广的一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说佟丽娅无原则的隐忍,是源于其父母不懂得保护女儿,并谈到中国很多家庭都是在以男权社会的传统价值观教育和绑架自己的女儿。

我想起闽南晋江一带有一个风俗,女子出嫁的时候,嫁妆通常应该要是聘礼的两倍。一个女人嫁妆越多,她在夫家的地位也就越高。大概一个月前,我一些晋江的朋友疯传一个出轨捉奸视频。之所以疯传,除了普通捉奸梗之外,更重要是因为被捉奸男子的老婆当初正是依据上述风俗,带着一亿嫁妆出嫁的。这说明她不应该是好欺负的,她有一个有能力保护她的娘家——此处要说明一下,捉奸人、捉奸视频制作人、上传人及传播人,都是被捉奸男子的丈母娘,他老婆似乎并未参与这一过程。

“父母保护自己的女儿”这个陈述,乍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婚姻遇到问题的时候,习惯性地诉诸“娘家”的保护,我却觉得大有问题。这种思维的潜台词是,女人需要保护,要么你嫁一个好丈夫,在夫家得到尊重和保护;要么你有一个好娘家,你在夫家受了委屈,由娘家来保护你,娘家为你出气,娘家可以去跟夫家交涉、甚至可以用捉奸和上传视频这样极端的方式来“保护”你。

我必须要说,我反对这种思维。

我反对以爱、责任、道德或是任何的名义,将女人看做从属——无论是夫家还是娘家的从属。而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想要成为真正独立的人,我们就不能依赖于任何人的保护——无论是来自夫家还是娘家的保护。

我不否认这些传统中的规则、责任、道德的存在,我甚至承认它们在曾经的历史和社会条件下的合理性,但是,无论如何,今日它们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仍然很不完美,但是它已经提供给了我们足够的可能性,让我们可以成为独立的存在——它很困难,但不是不可能。而我相信我们既然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就有责任尽我们的能力,增强这种可能性,让将来的人们,可以生活在一个更多自由、更少束缚的社会里。

回到开头的故事和朋友的问题。我想说,娘家心不心疼姑娘,真的不是一个问题,关键是,姑娘自己心不心疼自己,姑娘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只是自己想不想要第三个孩子,更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伴侣?什么样的人来跟你一起抚养你的孩子?而这些家庭事务跟你生活的其他方面有何联系?归根结底,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人生?

事实上,我想不只是女人,任何一个人,都应当问自己这些问题。如果还没有答案,请你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去寻求答案;而如果有了答案,就用你的整个生命去实现它。

因为,我们最大的职责,我们最首要的职责,并不是作为一个丈夫或是妻子,儿子或是女儿,父亲或是母亲,而是一个人。我们当然永远生活在各种角色和关系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被这些角色和关系所定义。恰恰相反,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来定义我们的角色和关系。而这必然需要我们首先要成为一个独立的、真实的“人”,在此基础上,其他的一切,才有所依凭。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