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邦皆自恋,35个国家的学生高估了本国的历史贡献

作者:mints 编译
来源:心理学空间网(ID:psychspacecom)

35个国家的学生估计了本国对人类历史的贡献,结果发现,35国学生自认为的贡献总和达到了1156.4% ,即,35个国家贡献了11.56倍的人类成就。


你的国家有多重要,真的和你想的一样么?

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尤其是在美国和欧盟民族主义运动卷土重来之际。因此,目前正是评估国家自我重要性差异的重要时机。

以色列国家教育测量和评估管理局Franklin M.Zaromb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记忆和认知应用研究》杂志上发表了论文《我们创造了历史:35个国家的公民高估了他们的国家在世界历史中的作用》。该论文对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学生进行了调查,以更好地衡量各国学生认为本国在历史上为世界作出的贡献,以及本国在历史上的地位。

调查结果见下图,(最右侧一栏是本国在历史上对世界的贡献百分比)


10.1016/j.jarmac.2018.05.006

研究者向35个国家的6185名学生询问“你认为你所居住的国家为世界历史作出了多大的贡献?”这些学生对自己的国家进行了打分,分值从0~100分。(作者指出,参与者都是各自国家的公民,这里没有交换学生。)

正如Zaromb的团队所言,这个问题的确有些奇怪。当然我们无法以一种客观或严谨的方式将人类的历史创造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配给某个国家。调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学生潜在的“集体自恋”或“人们在自己的群体中表现出的过度自豪现象”。同样,调查也为了判断人们做出有偏见的噪音判断程度。

调查的结果可以让美国人原谅自己的同胞,与其他国家的公民相比,很多美国人认为自己国家在历史上是最重要的。毕竟“美国例外论”的概念已经完全融入了美国文化。

调查结果证明,美国排名居中偏下一些。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学生估计,他们国家对世界历史的贡献率为29.6%。显然,如此高的估值是荒谬的。尤其是,我们知道美国直到1776年才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在人类历史上只存在很小的一部分。但是相对于俄罗斯的60.8%、英国的54.6%、印度的53.9%而言,29.6%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相对最低的三个国家分别是瑞士11.3%、挪威12.3%和新西兰17.7%。当然,对于任何可以想象的合理标准而言,显然,大学生们都高估本国的贡献。

研究人员把这种明显(至少在这些样本中)普遍的倾向称之为:高估本国历史重要性的自恋。

研究人员还向受访者提了一些问题,旨在测量他们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忠诚度,看看这些和他们的民族自恋程度的关系。虽然两者之间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相关性,但并不那么大(r=.2,这意味着民族自豪感/忠诚度可以解释民族自恋估计值的4%差异),而且具有很高的异质性,即,对于许多r=.2的国家来说,异质性要么过大,要么过小,或者根本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性。(即,没有哪个国家的民族自豪感和自恋的关系即负相关又很显著)。


虽然这个发现确实很有趣,但是该研究还是有很多局限性


选择性偏见


一方面,调查数据并不是真正的全国平均水平,因为样本都来自每个国家的一所大学,很容易受到选择性偏见的影响:例如,美国圣路易斯州的华盛顿大学是一所拥有优质生源的名校。那里的学生所认为的美国历史贡献程度,可能与其他阶层美国人(英国样本来自于伦敦布鲁内尔大学)有所不同。这项研究的整个样本也偏向于女性(60.2%)。

但是依旧有趣的现象是,来自35个国家的学生评估的总值占了人类历史贡献的1156.4%。这意味着什么呢?


可用性启发

Zaromb和他的同事们指出,可以将这件事视为可用性启发的一个例子。


可用性启发是一种认知错误,即,因为我们可以如此容易地回忆起这样的例子,所以会高估某些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被调查的学生,很可能会提出许多涉及他们国家重要历史事件的例子——毕竟,挪威学生学习挪威历史——结果就会高估他们祖国的历史重要性。

正如作者指出的,百分比的问题确实接近长期调查的结果。


在这项调查中,研究者还制定了“世界各地的40个人和事件名单“,并且没有一个国家在这个名单中占据主导地位,研究者用这个名单为标准,向受访者询问“他们对世界各地的重要历史人物和事件的了解程度”。


理论上,这可能会降低可得性启发法的影响,因为可得性启发法会促使受访者考虑其他国家发生的事件。但是,由于同样的原因,人口众多国家的受访者看到了他们的国家在这个名单上有过多事件。


举例来说,根据我的计算,20个事件中有10个与美国有关。对于一个美国学生来说,这个列表可能存在加剧可得性启发法的风险,因为它包含很多与美国有关的历史事件。(相反,瑞士或挪威的学生就不会作出同样的准备,尽管接触到许多历史事件可能会让他们思考他们国家在这些事件中的反应。)


乌比冈湖效应

这项研究也可以看作是著名的乌比冈湖效应的证据。 鉴于我们对团体心理学的了解,相对于他人而言,人们在评估自己的团体时往往会犯错误,这并不奇怪。


乌比冈湖效应(Lake Wobegon Effect)也称作Self Enhancing Bias(自我夸耀偏见)。是指一种总觉得什么都高出平均水平的心理倾向,即,给自己的打分高过实际水平的心理倾向。

乌比冈湖效应来自于美国广播剧《A Prairie Home Companion》;幽默作家Garrison Keillor虚构出一个位于明尼苏达州的小镇,表面上,镇上居民的智慧普遍高于一般水平,但实际上是虚有其表。


在一个规模更大的、更具跨国代表性的被调查群体上重复这样的研究将会很有意思。人们有可能会认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高估/低估自己国家的历史重要性,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则相反(也许,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更了解历史,可用性启发对他们更不具影响;或者,受教育程度越低,估计值越高。)

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承认他们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发现。“我们的任何测量都无法解释(民族自恋)的差异程度,与集体主义社会相比,个人主义社会的估计数夸大程度也不是非常特别……国家自恋物质主义,更加集体主义和等级化的文化中更高,但解释方差很小。“


换句话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便更好地理解这种现象,第一步是从更大,更具全国代表性的样本中收集数据。

作者简介:mints 编译,公众号:心理学空间网(ID:psychspacecom)www.psychspace.com 点亮心智之光。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