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气娃娃、恋足、收藏丝袜|30%的男性有恋物癖行为?

根据日本漫画家业田良家的同名作品改编,2009年上映的日本电影《空气人偶》,讲述了人与充气娃娃的故事。

住在破旧公寓里的中年宅男秀雄有一个充气娃娃。

每天下班回家后,他都会准备两人份的饭菜。晚上,他会和充气娃娃一起洗澡,然后拉着娃娃讲自己的生活,啪啪啪之后一起进入梦乡。 

人为什么会把充气娃娃当成真人一样相处?这样的行为是基于怎样的心理?恋物癖是变态吗?


今天,壹心理学院想跟你们聊聊“恋物癖”



什么是“恋物癖”?

说起恋物癖,人们总会联想一些变态的奇怪癖好

在心理学中,通常把狭义的非典型性偏好定义为性倒错,称为恋物癖。而恋物癖,可以视作恋物障碍,即个体使用无生命物体或非生殖器的身体部位来获得性唤起或性满足。

性心理学奠基人之一的霭理士曾在作品《性心理学》中将这种爱欲象征进行了分类,根据产生象征作用的对象大致可被分为三类

第一类:非生殖器的身体部分,比如手、脚、腿、气味等。

第二类:无生命物体,比如鞋子、长袜、内衣等。

第三类:行为态度:鞭笞、露阴癖、窥淫癖等。

而我们通常谈到的恋物癖,更多指前两类。

意大利曾有一项有关恋物癖的研究,结果显示,在那些对身体部分有癖好的人中,恋足癖就占了47%。

一些无生命物体如充气娃娃、异性内衣、丝袜、外套等,对大部分人来说,只是起到一定的性唤起作用而恋物癖的性欲则指向这些物品本身

是什么导致了“恋物癖”?

恋物癖的成因,基本上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特定刺激印刻

行为主义理论将恋物癖归结于早期强烈的性唤起和特定的刺激,发生了经典条件作用的配对。

这种情况也被称为“印刻”(imprinting),即人和动物会在特定的时期对某个行为模式或某种印象产生非常深刻的习得和认定,并将之长久地保留下来。

当印刻效应恰巧发生在性行为上时,个体便很容易形成恋物癖了。

例如,小明在最初的性兴奋时期,偶然看到了姐姐的内裤,这让他感到兴奋。

之后,这个刺激变成了强烈的操作条件作用,小明手淫时反复幻想这个特定刺激,强化了这个刺激和性唤起之间的关联。


神经学家Daniel Amen的相关的研究也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印证。


在人的大脑中有一片专门的区域有可能引发性恋物,被称为“性唤起模板”。早期的性唤起经验会为之后的性兴奋留下特定的神经路径,类似的经验才容易使其感到兴奋。

获得控制感 

当一个具体的人作为自己爱与性的对象时,这意味着对方有可能违背自己的意愿,有可能离开自己,这种不确定性构成了一种压力和威胁;

当个体将自己的爱欲投向物品的过程中,未知的状态转变成一种可知的、确定的,压力和威胁也消失了。

毕竟,相较于承受伤害、面对背叛,物品可靠多了。这也是恋物癖群体增强自己控制感的一种方式。

在《空气人偶》中,当娃娃找到了“心”突然变成真人,质问主人秀雄喜不喜欢自己时,秀雄却希望它你变回以前那个不会说话的充气娃娃。

“你不喜欢我有心吗?你情愿我从来没有找到心吗?”

“女人很麻烦,这是我选择你的原因。”

当真情实感不能给带来安全感和满足感,而这些逼真的娃娃能给男人带来不必经营的“一人恋爱”和肉欲寄托时,他们内心的自我便完美的投射到了娃娃身上。

防御机制

学者Louise J. Kaplan在研究恋物癖时,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这些行为背后的机制上。

她觉得恋物癖对恋物者而言是一套心理策略,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防御机制。比如,恋尸是对死亡恐惧的一种防御方式。

恋尸者通过恋尸,将死亡这种神秘、没有物质本质的状态转变成了具体的、可触可感的物体,通过迷恋尸体,他们似乎在死亡面前拥有了控制力,从而减少自身的害怕。

大S从前受杂志专访时,就自曝过有收集尸体照的癖好。

大s自曝称,在路上看到死狗、死猫的话,她会用相机拍下做“永远的纪念”。自己的房里挂满从网上下载的尸体照,每晚入眠有“死尸”陪睡。

对于自己的特殊癖好,大S有一番颇富哲理的想法,她认为人生必定经过死亡的阶段,只在跳开为“人”的立场,超然地看待“压碎的肠子”、“扭曲的尸体”…充其量它们只不过是一堆红色的烂肉,“红”并不可怕。 



男性更容易“恋物”吗?

我们会发现,在很多新闻或影视材料中,恋物主角几乎清一色是男性,那么,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恋物”吗?

色情作品数据库Book Gallery的副总裁辛西娅·安·莫亚是在一篇名为《19世纪末—20世纪80年代洛杉矶人类性行为高等研究所关于人工阴道与性爱娃娃的研究》的论文中说到:“在我用来做内容分析的杂志和书籍中,我发现这些案例的使用者不包括女性。”

在一项关于性异常行为的研究报告中也显示,恋物癖的人群中以男性居多,数据显示,30%的男人或多或少有恋物癖行为,该种行为能产生很高的性唤起水平。

现代心理动力学或许能解释这一现象。

个体在3至5岁处于人生当中的俄狄浦斯期,人类在该时期将自身的力比多(即性力、性原欲)指向自己的异性养育者,即女儿指向父亲,儿子指向母亲。

如果这一阶段发展顺利,女儿会像母亲认同,成长为一个健康的女性。儿子会像父亲认同,成长为一个心理健康的男性。

《自体心理学理论》中有一个这样的案例:

一位男性患者偷女性内裤成瘾,在与咨询师交流的过程中,他承认,自己在年幼时母亲病逝后,便用内裤来作为自己的“所恋之物”,以此来替代母亲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当个体在俄狄浦斯期无法将自身的力比多充分、流畅地投向母亲,他只能将力比多投向与母亲有关的事物。这是性发育异常的表现。

如何治疗“恋物癖”?

对恋物癖的治疗方法,分为生物方法与心理学方法

生物疗法一般会通过服用抗雄性激素药物来抑制睾丸素分泌,从而降低性冲动和性倒错行为。

这些药物常和心理治疗联合使用,在心理学疗法中,行为矫正疗法较为普遍。

厌恶疗法被用于消除使性欲倒错者产生性唤起的物品或情境所带来的性反应。


治疗时,让恋物癖者触摸产生性唤起的物品,同时受到电击,这时,他们虽然会感到痛感,但不会给他们造成伤害。

另外,对恋物癖者培养多方面的性癖好,也可以使恋物癖变为多种性癖好的一种,而不是占有决定性地位。

每当我们说到“恋物癖”,总是把它和“变态”、“不正常”联系到一起,其实,恋物癖只是众多性癖好中的一种,而且,你可能不是唯一一个。

2017 年《性研究学报》研究显示,有 1/3 的美国人在生活中曾尝试过至少一项的特殊性癖好。

在恋物癖的早期研究中,性心理学家也没有简单地将恋物视为病态。在 DSM-5(《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五版)中也有指出,

“只有这种(因恋物对象而引发的)性幻想、性冲动或性行为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才构成精神障碍”。

恋物癖这种性迷恋如果没有使得自身陷入痛苦和焦虑,没有违背道德法律,没有造成他人伤害,说到底,也只是一种个人癖好而已。 

References
Mason, Fiona L. “Fetishism: Psychopathology and theory.” Sexual Deviance: Theory,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New York: Guilford (1997): 75-91.
Ahlers, Christoph Joseph, et al. “How unusual are the contents of paraphilias? Paraphilia‐associated sexual arousal patterns in a community‐based sample of men.”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8.5 (2011): 1362-1370.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2015).《性学三论》(徐胤 译).浙江文艺出版社.
霭理士(1999).《性心理学》(潘光旦 译).商务印书馆.



– The End –


本文作者:Carmen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壹心理学院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