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同性恋者,明天是异性恋者?——不存在的

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轻松地对别人说出“我喜欢男人/女人”……

前几天微博上突然出现了这样几条热搜:#杨丽萍徒弟水月婚礼##水月 没必要在意别人看法#


那么这个水月究竟是谁?为什么她结婚都能上热搜呢?打开词条跳入眼中的照片瞬间让人明白:原来这是一场同性的婚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性恋似乎成了一种流行。很多人整天打趣似的把“gaygay气”、“搞基”等词挂在嘴边,或时常发表自己对该类群体的言论等。

这种流行并非“恐同者”用来自我安慰的“时髦论”,因为这种论调把性倾向放在行为层面来谈,认为性倾向是动态的,本质上不相信真的有那么多同性恋者。

但无论如何,同性恋确实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本文我们将拿出两个常见的同性恋相关问题,并进行一些科学的讨论。

 


Q:如何判断“我”是不是同性恋?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难。


从概念来看,同性恋是指在正常生活条件下,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对同性成员持续表现性爱倾向,包括思想、感情及性爱行为;同时对异性虽然可有正常性行为,但性爱倾向明显减弱或缺乏(中华医学精神科分会)。


简单来讲,就是同性之间具有强烈的情感和性欲吸引。其中,性欲两个字很关键,只对同性情感(喜欢、爱)而没有性欲的个体很难称之为同性恋。因此,很多人青春期出现对同性伙伴的过度依恋也并非就是同性恋


(图源影片《Call Me By Your Name》)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同性恋者不是你可以选择成为的。一个人的性取向(下称,性向)不同于可控的性行为,即并非有同性性行为就是同性恋者,它是人类认同的深层部分,通常是很稳定的。

而且,同性恋者一般可以识别出Ta身边的人是否是同性恋者,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了解一下“同志雷达(即基于间接的如语言模式等判断一个人的性向,准确率高达70%以上)”。


回答这个问题也很难,这涉及到自我认同等复杂的心理状况。


一方面,从自我怀疑到自我认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过程。同性恋者面临的困难更多,包括社会歧视或偏见以及传统家庭的压力等,使得很多同性恋者很难将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因此,个体在正视自己性向的时候,要尽量避免社会可能存在的障碍,仔细审查内心对同性和异性的感受;另一方面,要注意区分其他心理状况,例如是否感觉自己是异性身份,如果有此种感觉则可能是跨性人而非同性恋者。

 

Q:同性恋者领养的孩子会不会也成为同性恋?


(一个人会被“掰弯”吗?)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同性恋是怎样产生的。绝大多数心理学家、医学家都认为,性取向是先天的。它与人类进化需求、基因遗传(尤其是母亲)以及个体体内性激素水平有关,像是幼年经历影响性取向、外在表征如食指与无名指长度比较等都不能算作同性恋的科学解释。


其次,前面我们也说了,一个人的性取向是稳定的,一般不存在“被掰弯”的情况。这不同于我们在发展心理学中所说的遗传和环境对个体全面发展的竞争向,环境在性取向中几乎无作用,性取向与教育结果也无关。


一个孩子会成为怎样的人,归根结底是早期家庭关系是否和谐,是否形成正常的依恋关系。诚如“Love is love”,家庭教育环境、情感氛围对孩子成长的影响,远大于家庭组成结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组成家庭的同性恋是从自我探索中实现自我认可的,这也意味着Ta们往往具有清晰的自我定位和足够的勇敢和心理承受力来承担社会压力。


值得注意的,我们说的异性恋的个体一般不会被“掰弯”是指典型的异性恋者,而天生兼具异性恋和同性恋取向的个体,在缺乏异性交往机会的情境以及其他外部影响时,是会发生人们所说的“被掰弯”的情况的


最后我要说,以上的两个Q在一定程度上不是好问题,但是也是不错的问题。不错的问题在于个体愿意了解真实的同性恋者,不好的问题则在于有些或许还是持怀疑态度,仍然将惯有的异性恋附加了优越性。在这里分享给所有的人一句话,也希望彩虹旗在全世界流浪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可以张开双臂拥抱一下有力的色彩!


所谓宽容就是也不反对和打击,而是支持和鼓励。但宽容是一个俯视的词汇。因为从来没有人因为我爱上一个男孩子,就为此跑来说宽容我。因为一般认为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就是常态。但如果有女人爱上了女人,那就会出现两种声音,一种反对和打击,一种带着高高在上的宽容。事实上,宽容只是用来针对那些需要被宽容的群体。普通群体的存在不需要宽容,只需要水和空气。当一个女人爱上另一个女人不再需要被宽容的时候,我所知道的自由和平等才真正实现。

 

文:秦艳鸿  清源小助理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