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成年人行事像小孩一样幼稚?

一、“成年孩子”

 

妈妈带着两岁的女儿去朋友家做客。小姑娘很开心,她又可以和阿姨家的小朋友一起玩了。


到朋友家门口时,妈妈顺手按响了门铃。朋友应声来开门,这时女儿却开始大哭,坐在地上发脾气,怎么也不肯进门。妈妈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原来小姑娘想自己按门铃。


于是,妈妈退回到门外,抱起女儿。她用小手按下了门铃,朋友再次开门欢迎她们的到来。这次,小姑娘开心地进了门。


原来,小姑娘早就想好了要按门铃,并觉得她不说,妈妈也会知道自己的想法。


26岁的阿莲这几天一直在和男友闹别扭。前天她过生日时,男友送给她一条项链。男友开开心心地把礼物送给她时,期待看到她的惊喜。没想到看到项链的那一刻,阿莲却生气了。那不是她想要的礼物——她想要戒指。


阿莲之所以生气,也是觉得即使自己不说,男友就该知道她想要什么。恋爱中的女孩,常常因男友“不知道”自己的需求而生气。对她们来说,直接告诉男友自己想要什么,就打破了爱情的幻觉。她们认为,真爱就是:“我不说他就知道”。


这种不成熟的、孩子气的行为,在成年人中非常常见。


  • 一个老板因为一件事情与一位员工产生分歧,老板三个月不和这位员工说话,有什么事就让另一位员工转告。


  • 一个离异的女人,重新与父母住在一起。她将自己婚姻失败的原因,全部归罪到父母身上,认为如果小时候父母对自己有更多的关爱,就不会让自己如此自卑,就不会形成不讨人喜欢的性格。她天天在家里与父母大吵大闹。


  • 一个女人与婆婆不和,让5岁的儿子给奶奶打电话,她在旁边一句一句地教儿子说:“妈妈给我买玩具,买好吃的,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信口开河、耍赖撒泼、不负责任、喜怒无常、玩弄伎俩、不能延迟满足……“成年孩子”的这些行为,常常让周围的人觉得又可气又可笑。


二、原始性心理防御机制

 

一个成年人,之所以显得像小孩一样,是因为他们使用了比较低级和原始的防御机制。而这些防御机制,是儿童经常使用的,大多形成于前语言期。


简单地说,防御机制是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远离威胁而使用的心理技巧。当过父母的人,一定都记得孩子小的时候,曾经有过的那些可笑的、幼稚的行为。


曾奇峰曾生动地讲述过一种原始性防御机制——“否认”:“我两岁的小女儿,打碎了一个紫砂壶,我听到声音出去看。我的女儿捧着拼凑起来的紫砂壶的碎片,对我说:‘爸爸,这个紫砂壶为什么没有破?’”


一个懂得精神分析的父亲,就会立即意识到小女儿在应用“否认”这种心理防御机制来保护自己,而不是要撒谎。


我女儿小的时候,喜欢在沙发上不停地蹦跳。有一次,她把沙发上放着的一本书蹦到了地上。我说:“你把书弄到地上了。”“不是我,不是我!”她一边哭一边喊。那时我也很生气:“明明是你蹦下来的,为什么不承认?”


“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女儿长大后,“被冤枉”依然是她的情绪崩溃点。如果那时我懂心理学,女儿可能就少了一颗“情绪地雷”。


心理学家发现,人格障碍者经常使用原始性防御机制。自恋型人格障碍者常使用极端理想化和贬低。乔布斯是一个自恋者,他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天才,一种是垃圾。偏执型人格障碍者常使用否认和投射,本来是自己对别人有敌意,却坚信别人对自己有敌意。一个偏执的丈夫可能自己对其他女性有想法,却完全否认这一点并投射出去,坚称自己的妻子对其他男性有想法。全能控制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者常用的防御机制,他们极其擅长操纵别人,把他人当成自己棋盘中的棋子随意玩弄。一个反社会者可能会同时与多名女性交往而不露马脚,并为自己的高超手段洋洋自得。


人格障碍者的一些幼稚、异常的行为,常常让周边的人迷惑不解或痛苦不堪。在《警惕你身边的情感吸血鬼》这本书中,作者阿尔伯特·J·伯恩斯坦将他们称为“半夜顽童”——在半夜出没的吸血鬼。美国总统特朗普,被美国精神病学家认为是自恋型人格障碍。哪怕贵为一国总统,他的行为也常常显得幼稚可笑。美议员曾评价他主政下的白宫已沦为“托儿所”。


除了上面提到的防御机制外,原始性的防御机制还有内摄、投射性认同、分裂、躯体化等。这些防御机制是儿童在成长的过程中,习得的应对创伤情境的方式。这种方式一旦固定下来,此后就会对各种刺激产生类似的反应,不管这个人的年龄是3岁,还是30岁。

 

三、像成年人那样行事

 

随着年龄的增长,正常成长的人会渐渐发展出较成熟的、高级的心理防御机制。这时,一个人从内在心理与外在言行上,都会显得更成熟、更理智。


比如,相对于否认,压抑就是更成熟的防御机制。同样面对失恋的痛苦,A姑娘使用“否认”这种心理防御机制,认为“这不可能”,并拒绝接受这个现实,长久地去纠缠对方。而B姑娘使用“压抑”这种防御机制,认为“这是事实,但我得忘掉它,不然太痛苦了”。于是,她努力开创自己的新生活。显然,B姑娘的行为更为成熟。


南希·麦克威廉斯在《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中认为,原始的、低级的防御机制有两个特征,这也是尚不具备语言能力的儿童常有的特征:


一是:缺乏现实检验能力。


这一点,在自恋型人格障碍者身上更加突出。他们有时会混淆现实与想象,常让身边的人困惑不解或愤怒异常。

乔布斯有一项能力,被称为“现实扭曲力场”,即扭曲现实,以证明自己是对的。有时,面对活生生的现实,他也会完全否认。


1982年的时候,乔布斯相信自己将成为《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最终,《时代》将“计算机”选为年终刊的主题,并称之为“年度机器”。他拒绝接受这一现实,生造出了另一个“现实”——他告诉传记作者沃尔特,《时代》已经决定要让他成为“年度人物”,但杂志派来写专访文章的记者嫉妒他的成功,写了一篇诽谤他的文章,所以编辑们说不能让这种人当“年度人物”。恰巧沃尔特了解事情的真相,因为他当时也是编辑中的一员。真相是杂志从来没考虑过乔布斯,早就决定了刊登计算机而不是某个人。


沃尔特认为,乔布斯的这种否认现实的特质,最终在他患病时也害了他,让他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如果你有一个自恋水平比较高的母亲,你一定会有这样的经历:她把想象出的一件事情当成一个既定事实,在这个前提下与你互动,当你用确凿证据证明那件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她却死不认错。“母亲总是让我抓狂”,很多自恋型母亲的子女因此深受伤害,他们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睁着眼说瞎话”。


二是:缺乏对自身之外的事物的独立性和恒常性的鉴别。


这是指经常使用原始防御机制的人,自我与外界的边界较为模糊。这一点在偏执型人格障碍者身上更为突出,他们常常将内部感受投射为外部威胁。


一个偏执型的男性,在公交车上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对两个人亲密的样子非常生气。他认为两人看出他还是单身,才故意在他面前秀恩爱,旨在嘲笑他没有能力找到女朋友。


在与一个偏执型来访者咨询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赶紧把手机调到静音,并向他道歉。他怀疑我事先安排某个人在咨询中打电话,以提醒我尽快结束对他的咨询。


很多人格发育水平太低的人,会过于依赖原始性心理防御机制。他们要想“长大”,需要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发展出并学会使用较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如此,他们才能像成年人那样行事:既能尊重现实,又能边界清晰。

 
作者简介:代桂云,一个追求心灵自由的实践者与分享者。心理咨询师、私人心理顾问、蓝橡树心理援助中心创始人,擅长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为来访者提供生理、心理、社会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个人公众号:云心理  yunxinli-aiziji。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