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潘贵雨式的母亲,其实也很可怜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关于母亲的赞歌,也有诸如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的论断,然而在电视剧《安家》中我们还是看到了另一种母亲形象,她叫潘贵雨。

潘贵雨确实很招恨,她在房似锦出生后便试图把她扔到井里;她三番五次把房似锦从学校里叫回家要她辍学去打工挣钱;即便房似锦后来拿到了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被她一把撕了,她要她嫁人。

她压榨房似锦,无数次问她要钱,就像一个催命鬼一样,像要把女儿“吃掉”;她不断向房似锦传达一种思想:你今天所有的一切都要归功于我,你的就是我的。


她是一个贪婪的母亲,对女儿索要无度。


到了儿子这里,她的态度却是180度大转弯,她对儿子说房似锦的钱就是咱家的,咱家的就都是你的。也就是说她所有从房似锦那压榨而来的钱,最终的流向是到了儿子那里。


在儿子这里,她又是那么的无私。


潘贵雨对待女儿和儿子差异如此之大,要归根于她的重男轻女的思想。说潘贵雨可怜,是因为她不过是重男轻女思想中的一份子,深受着重男轻女文化的洗礼。

接下来我会借由潘贵雨的故事说一说重男轻女对女性产生的影响,以及被重男轻女思想伤害的女孩们该如何活出自己。


01.

潘贵雨式母亲:

被重男轻女思想侵害过的女人,

也是重男轻女文化的传承者


潘贵雨有着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在她眼里女人仿佛就不是人,而是劳动力,是生育工具,是挣钱的机器。当她把房似锦物化了的时候,也将自己物化了。


潘贵雨是固执的,她坚信自己的立场,一次又一次的向女儿房似锦要钱,在她看来女儿的钱给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她要来的钱并不是为己所用,而是留给儿子用的。


儿子在潘贵雨眼里无疑是宝贵的,一天不吃饭都能让她心疼死。至于女儿,几天不吃饭她也不惦念,可以说潘贵雨的重男轻女思想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说她是被重男轻女思想侵害的人,那是因为她对待女儿的方式绝不是从她自己发明创造而来,而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地区的重男轻女思想文化的传承。

房似锦的爷爷对房似锦说过这样一段话,

他说:女孩子的命要硬一点,哭没有用,没有人会心疼你。


房似锦爷爷所说的女孩,绝不是房似锦一个人,而是对在重男轻女思想文化下生存的女孩们的统称。她们不被家庭所接纳,不被母亲所爱。


然而可怕之处就在于,遭受过重男轻女思想侵害的女孩们,在成为母亲之后会把这种思想继续传承下去。我把这样一类母亲称为潘贵雨式母亲,她们既是重男轻女文化的受害者,也是重男轻女文化的传承人。


即便是在时代发展迅速的今天,重男轻女文化依然在部分地区的家庭里存在着。
在农村的路口旁,会一些这样的声音传出来:

“女孩是没用的”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女孩呀,都是给别人家养的”

“女孩子让她上那么多的学干嘛,上个小学初中识个字就得了。”


这些关于女孩的高声论断,毫无疑问来自于女性之口。因为她们已经对重男轻女思想产生了深深的认同,她们贬低女性的价值,实际上也是贬低自己的价值。


人们不可能与自己认同的东西背道而驰,尤其是她们就生存在重男轻女文化的背景之下,她要生存,就要融入那里,要融入就要认同。

所有我们看上去的不可思议,回到当事人身上就是合情合理。当我们憎恨潘贵雨式母亲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身为女性,她曾遭受过多少冷眼和恶意。


当一个女孩被母亲贬低说你是没有价值的时候,大概率来讲她会认同这种声音。看到潘贵雨如何对待房似锦,我们就可以推测她在还是女儿的时候是被怎样对待的。


潘贵雨绝不是重男轻女的特例,她只不过是重男轻女文化之下的一份子,一个传承者,她将她遭受过的伤害再次传给了自己的女儿。

02 .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答案是身为女性,

她没有被好好对待过


潘贵雨对待女儿的方式可以说是精神暴力加行为残害,她千方百计的阻止女儿成功,是希望女儿像她一样认命,像她一样接受重男轻女的文化。


房似锦没有认命,她拼尽全力的奔跑,离开原生家庭就是她的生存动力。但是房似锦却未能摆脱重男轻女思想的侵害,她有挣钱能力,但她的钱却几乎都拿回了家里。即便有千百个不愿意,她还是这么做了。可以说她对重男轻女,部分认同,部分反抗。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然而大多数为难女人的恰巧是女人。回到每一个个体身上,女人为难的就是自己,因为她不为难自己,就会有人为难她。身为女性,如果你并没有被人善待过,又如何去善待其他女性呢?

潘贵雨的命并不好,她生了4个女儿,直到第5个孩子才生出男孩。生那么多孩子,就是她对自己的为难,如果不生出男孩,恐怕她不会罢休。


生不出男孩,在重男轻女文化之下要承受多少痛苦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潘贵雨在生下房似锦的时候要把这第4个女儿扔掉,因为生的是女儿会让她产生“我是没有价值的”感觉,她要杀死她,也是杀死这个不争气的自己。


我想她是恨房似锦的,恨她不是男孩。已经生了4个女儿,显然这对她来说是件很有压力的事情。这不仅包括养育压力,还有精神压力。


潘贵雨是个不被命运善待的女人,同样也不被男人善待。她活得是那么用力,用力生,用力压榨女儿,围着老公转,围着儿子转,实在是可怜。


03.

不被爱的女人无法爱自己


对于潘贵雨来说,谈爱,这简直是可笑。她的飞扬跋扈,她的泼辣,无疑是她不被爱的证明。她活得像个斗士一样,为的就是生存,为的就是能让儿子继续传宗接代。


爱,始终是精神世界的产物,对于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来讲,它太过奢侈。房似锦一半爱自己,一半不爱。


她爱自己的部分体现在她会努力挣脱原生家庭强加给她的伤痛,她用尽全力与命运抗衡。这一部分的力量要归功于她有一个爱她的爷爷。


说她不爱自己,是她对自己太抠,以她的挣钱能力,完全可以买品质好的衣服和鞋,但她并不会这样做。她努力攒钱,钱再被潘贵雨要走,事情会不断重复。
她一天学不会爱自己,就一天将自己贡献于原生家庭。

房似锦跋扈像极了她的母亲,她撬同事单近乎无情。在电视剧《安家》中,房似锦被揍的次数是最多的,骨子里她有一股硬气,去誓死维护她想要的东西。


但慢慢的她被同事同化了,尤其是被徐文昌同化了。


徐文昌的家境好,他小时候的生存空间丝毫没有对于金钱的担忧,他很会享受,唱歌、弹琴、做饭样样出彩。

至此,幸运的的房似锦获得了另一个男士的爱,这个人就是徐文昌。


徐文昌是把房似锦从原生家庭拽出来的一股力量,在潘贵雨打房似锦的时候,他说她是我的女人,你们不疼我疼。命运的车轮来回转,重男轻女的思想传承到房似锦这里或许可以停下来了。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她努力跳脱了生养她的家乡,那个重男轻女思想的原产地。


04.

重男轻女思想与贫穷的关系


重男轻女常常发生在贫困地区,就像房似锦,她家在偏远山区,家里贫穷,还生了一堆孩子。这就造成了资源的分配不均,父母们会把资源偏向于能传宗接代的儿子。


贫穷会造成一些后果,比如无法让孩子获得好的教育资源,以及接收信息的封闭性。生活在重男轻女的文化之下的人们,接收不到来自外界的声音,他们会将自己认同的东西当成是理所应当,一代一代向下传。


房似锦命运的改变就是发生在她开始向富人阶级靠近,在大上海这样一个与世界接轨的大城市,她会看到也有被父母疼爱的女儿;还有像宫蓓蓓一样的独立女性,她们将命运的绳索握在自己手中。


但像她的妈妈和姐姐们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们会一直传承重男轻女的思想,直到有一天有人走出去,去打破这个传承。

05.

被重男轻女思想伤害的

女孩们如何活出自己


苏明玉,房似锦,樊胜美,电视剧里演绎着太多被重男轻女思想伤害过的女孩,庆幸的是她们最终还是摆脱了原生家庭的枷锁。


她们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被重男轻女思想伤害的女孩是如何活出自己的。


总结来说有以下两点:


1. 努力让自己走向更大的世界,接受新思想的洗礼,并从这个过程中学会爱自己。


2. 相信自己值得被爱,找一个爱你的人生活。爱是治愈一切的良药,你得到的爱多了,就会将女性之爱传给女性,重男轻女的思想就可以停在你这里,不继续向下传承了。


相比房似锦,潘贵雨是不幸的,她将自己的价值磨灭,将一生奉献于房家,向外界展示着自己的丑恶嘴脸。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潘贵雨这样一个烂人,为什么还要共情她?


确实,潘贵雨很可恨,但她又是可怜的。她的形象里写着贪婪,也写着无力、恐惧和愁苦。她向我们展示了没有被爱过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作为反面教材,她的故事也在告诫我们:身为女性你要学会爱自己,才能将爱向下传承。


文:从朋朋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