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结束了,大众对自我的PICK才刚刚开始

文:韩婧
来源:丁丁心理服务号(Hisun-xlkt)

01

火爆了整个夏天的《创造101》终于落下了帷幕,作为一名路人,终于还是在总决赛的当晚没有抵挡住大环境氛围的诱惑,断断续续看了一部分。当晚一边看一边和几个资深粉讨论着选手,突然发现粉丝和喜欢的选手竟然存在那么多“遥远的相似性”。

超级喜欢山支大哥孟美岐的小A,一副花痴脸不停地夸赞“我们大哥什么都好,唱跳专业,对自己要求那么高,从来不掉链子,气场沉稳,妥妥的C位!”而小A本人则是那种典型的处女座,做事情寻求苛求完美的解决方案,在他人面前一直保持一种“没有我搞不定的事”的姿态,平时话不会特别多,但是气场够强。

小B自从看了这个节目后就沦为杨超越的颜粉,每天必定念叨几遍“爱哭怎么了,实力差怎么了,划水怎么了,我不在乎,她长得美就够了!”就在杨超越以第三的成绩成功出道后,小B更是不停的跟进她的新闻,表现出老母亲的宽容:“人家从农村出来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何况长得还这么美!”而小B也是一个人从小地方走出来,摸爬滚打在城市站稳脚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她了解社会的不公,所以更坚持结果导向——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是怎样,实力到底如何我根本不care。

喜欢菊姐的小C是大众眼中的独立女性,外形一般,但是能力强情商高,只是平时总是阴错阳差和很多机会擦肩而过,看到王菊发表独立宣言的那一刻,小C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而作为路人的我,看了最后一期还有前边一些片花后,莫名喜欢上了傅菁。学了心理学多年的我深深知道,我喜欢的其实并非真实的她,而是看到了她和我的相似:不是最耀眼的一个,但是每一步都在踏踏实实的努力,有时候情绪克制不住会爆发,一边爆发一边又很别扭的告诉自己要坚强。

02 

心理学研究发现,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心理特征(如个性、好恶、欲望、观念、情绪等)归属到别人身上,认为别人也具有同样的特征,如:自己喜欢说谎,就认为别人也总是在骗自己;自己自我感觉良好,就认为别人也都认为自己很出色……心理学家们称这种心理现象为”投射效应”。

美国著名的“疤痕实验”很好的说明了投射的强大影响力。研究者向被试宣称,该实验旨在观察人们对身体有缺陷的陌生人作何反应,尤其是面部有伤痕的人。

 

每位被试都被安排在没有镜子的小房间里,由化妆师在其左脸做出一道血肉模糊、触目惊心的伤痕。被试用一面小镜子照照化妆的效果后,镜子就被拿走了。

接着,化妆师表示需要在伤痕表面再涂一层粉末,以防止它被不小心擦掉。实际上,化妆师用纸巾偷偷抹掉了化妆的痕迹。对此毫不知情的被试,被派往各医院的候诊室,他们的任务就是观察人们对其面部伤痕的反应。返回的被试竟有着相同的感受:

人们对他们比以往粗鲁无理、不友好,而且总是盯著他们的脸看!

101的编导也坦言,在从一千多名女孩选角的过程中尽可能满足各个阶层各个群体观众的“对号入座”,所以就出现了大众纷纷pick各自喜欢的小姐姐的狂欢。同时我们看到,与其说你在pick哪个女孩,不如说你想pick那个自己——那个没有被人看见的自己。

03

在投射的过程中,我们会把自己的喜好和讨厌没有保留的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其实也是离真实的自己更加近的过程:你骂杨超越没有能力只会哭的时候,其实想说明自己可以做的比她更好;你pick王菊的时候其实也是在为自己的独立自主发声。

除了以他人为镜的投射还有哪些方式可以让我们更好的自我觉察呢?

可以尝试着收集一些你喜欢的公众人物身上的的特质,把他们一一列在一张纸上,那些内容相整合后,就是一个理想化的自己。

也可以从情绪和感受的觉察开始入手。当你意识到自己有比较激烈的情绪或者不舒服的感受的时候,问问自己:它们来自于我对自己怎样的要求和评价?这种要求和评价真的是合理的吗?还有没有其他方式让我舒服一些?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发现你一直以来对待自己的方式有可能是苛刻的,也有可能是在回避。看到之后也不着急改变,有的时候,只是和自己待在一起,不指责不要求,就是一种莫大的改变了。

当我们看到了更多的自己,进行更多的自我觉察后,伴随而来的是自我关照。这个时候,我们或许可以勇敢直接的pick自己,而不是通过101的小姐姐们。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