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交往,过一夜就知道”:亲密潜规则

作者:壹心理主笔团 | 碗仔
配图 | 电视剧《就算敏感一点也无妨》



“情侣出去旅行一定会滚床单吗?”

马拉拉最近特别烦。母胎 solo 的她,上个月谈了个男朋友,俩人打算国庆长假去旅行,订住宿的时候,男友只要了一间大床房,她有点不知所措,怕男友刹不住车,发生点什么。遂而拿起手机,打开百度,搜“情侣第一次过夜注意什么”,结果像是看了 N 篇小黄文,她慌了,向我求助。

– “会不会是我太敏感了?”

– “既然不愿意,干嘛不和他说?”

– “万一不是得多尴尬,说不定还怪我不信任他。”

– “可是,只要你没有相同的亲密性意图,男生的行为就构成性骚扰。而这些都是从不敢拒绝某些越界行为开始的。”

– “没那么严重吧?我们是情侣耶,他应该不会很过分啦。”

– “你以为只有陌生歹徒和强奸犯才算被侵犯?”

说完,我叹了一口气,究竟是我太敏感,还是她太迟钝?

 01

有些人,表面说爱你,实则绑架你

其实,马拉拉并不是个例。

毕业这几年,身边有好几对情侣,都有类似的困惑,例如“交往一定要做吗?”“怎样说服女友拍性爱视频?”

适逢最近我看了一部韩国网剧:《就算敏感一点也无妨》。我想,无论是恋爱ing,还是单身狗,你们都可以在这部剧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彩蛾、艺智、信慧三人是大学里的好朋友。


某天,信慧兴奋地告诉姐妹们,自己要和男友去旅行。未料,坐在旁边的俩人泼了她一盆冷水:彩蛾递给她一包避孕套,艺智则说出自己的故事。

艺智与男友第一次旅行时并没想太多,以为只是睡个觉就回来了。当晚,俩人坐在床边,男友不断靠近,搂着她的腰,准备亲下去的时候,艺智吓了一跳,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委婉拒绝。

然而,艺智低估了男友。对方装可怜地说:“原来你不爱我”。

单纯的她不忍让对方生气,最终同意。瞬间,男友高兴地飞起,俩人发生了关系。

              

为什么我们明明不那么心甘情愿,却又极力压抑自己的直觉,最后在摇摆不定中选择了妥协?一是恐惧,二是内疚。

人都害怕失去,即使我们不那么愿意,但又害怕拒绝男友后,对方会不高兴,两人感情产生隔阂,最坏的结果是分手。


这种“失去一段关系”的恐惧会让我们的应对和处理能力降低,于是安慰自己“大概是我想太多”。

再者,即使你委婉拒绝,男友说一句:“你就是不爱我”的时候,脸上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就会引发女生强烈的内疚感,容易心软,觉得对方是出于善意,进而放弃原则,选择妥协。

部分男生恰是看中女生这种心态,索性“将计就计”。

当信慧忐忑不安的时候,同班的男同学给信慧男友支招。当女生说什么都不肯做的时候,你只要假装生气:“去,别动我,我们分手吧”,女生就会胆怯求和:“不是我不做啦”,最后便能“如愿以偿”。

          

很多伴侣没意识到,尽管男友的行为初衷确实不是骚扰,但他们以为这种无大碍的做法,实际构成了性骚扰,心理学上把这种行为称之为“煤气灯操纵模式”。

这个概念来源于一部名为《煤气灯下(gaslight)》的黑白老电影。


一个本是美丽、自信,且能独立思考的女主角,在丈夫缜密的心理操纵下变得怀疑现实、质疑自己,最后精神上几乎完全被对方控制。

别以为它离你很远,其实在亲密关系中十分常见,旨在通过“扭曲受害者的感受”来操控对方:

TA 会试图通过说谎、夸大、隐藏来直接给你下定义。如 TA 会给你灌输一种观念,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从 TA 口中说出来的样子:“你就是太单纯了,一点也不懂人间险恶”,通过夸大社会的危险,来否定你的辨别能力,以为只有 TA 才可以帮你扫除障碍,加深对 TA 的依赖。

当你的依赖到达一定程度时,TA 就开始干涉你的生活,和谁一起吃饭,谁和你走得比较近等。你不接受 TA 说的“事实”?TA 就会有不好的反应,例如不理你或生气,你随之妥协。最后则是不断地向你灌输各种“美化”过的东西,让自己变成权威,让你相信真的就是那样。

即使再自信的女生,也会因为不断地被劝说、贬低,甚至被威胁分手,久而久之在这种“软磨硬泡”的攻势中怀疑自己的认知,相信“如果爱一个人就要为TA改变”,陷入对方“情感绑架”的陷阱

那么,如何打破被 TA 说服,然后妥协的死循环?

第一,相信你的直觉,有时候它会成为保护你的力量。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第二,性骚扰与正常男女亲密行为的区别是:如果我也有意图,就是确认双方关系的美好时刻。

其实,“如何委婉拒绝男友的性要求?”与“如何告诉女友想要进一步发展?”的道理是一样的,真诚沟通最重要,把你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如果双方都有意愿,那就 OK,只要有一方不愿意,对方就不能以所谓的“生理需求”“你不爱我”之类的借口变相逼迫他人妥协。

真正爱你的人,考虑的是双方的感受,不会因为你不和他睡就要和你分开,威胁你分手。只顾虑自己一时爽的人,才最自私。

 

 

 02 

“我把他当兄弟,他却想睡我”

不要以为自己还是单身狗,就可以侥幸逃脱。这个世界总是充满陷阱,下一秒就有可能掉进朋友的圈套,谁知道呢?

毕竟,在男生的世界里,他们总是这么形容女人:“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太多人以为这女交往的“潜规则”。

信慧刚入学校社团,参加了前辈们组织的聚餐活动。因为彼此不熟又性格被动,她在席间显得有些落单。后来,一位被称为“帅气”“暖男”“很多女生都喜欢”的学长主动和她搭话,不但替她解围,还约她第二天一起吃饭,信慧有点心动,同意了。

可谁知,学长是情场老手。他借留电话号码之机,趁势拉她的手,以最自然、接触面最小的身体接触方式进行试探。


接着,他又趁酒劲,在信慧身边低声耳语,试图更近距离的交流。见信慧没有拒绝,学长立刻变本加厉,直接握住了她的手,把她吓坏了。

              

因为甜美的长相,信慧在聊天群里被男同学调戏:“她这么乖,床上一定很开放吧”“想睡她”“就灌醉她,把她拿下吧”……

彩娥把这件事告知行政处老师,却得到这样的回复:“这只是朋友间的玩笑,不必大惊小怪”。信慧听后,满是羞愧,害怕众人的目光。

实际上,当社会默认了这种“潜规则”,甚至觉得是女生们“小题大作”,这只会加重受害者的羞耻感,令她们无法面对真实的自己,也无法面对真实的别人。

直到最后,她们会误以为,“这是我的错”,扼杀了她们想努力生活的勇气。

韩寒在某次采访中,说到对女儿的提醒:


“如果一个女人答应跟男人单独吃饭、看电影,就是答应跟这个男的上床了,这是我心中一向的一个推理,可以牵手就是可以做一切。”

他的推理,正是心理学上的“隐形强奸犯”共有的心理。

所以,女生啊,就应该敏感点,无论是普通的异性朋友,还是相交甚好的男闺蜜,只要你觉得他的某些行为越界了,就算没事摸手,也是性骚扰。

      

 03 

那些“最熟悉的陌生人”,可能是“潜在性侵者”

前几天,我和朋友约饭,席间看见一条微博热搜写着“中通快递员性侵”。

9 月 14 日,温州一女孩在出租屋等待中通快递上门取件,快递员张某上门后,见女孩长得漂亮起了色心。


揽完件一直和女孩聊天,迟迟不肯走,趁其不备对女孩进行强暴,女孩拼尽全力地挣扎,直到搬家师傅赶到,才结束了长达 40 分钟的折磨。

谁能想到,我特么的只是单纯拿个快递啊,居然还得冒着被性侵的危险?

朋友说:“网络发达的今天,外卖快递网约车都会留下自己的个人地址与联系方式,因为这些个人信息,独居的女生就有可能遇到陌生异性的骚扰。”

我无奈地点头:“这年头,别说拿快递,你打个车、上个学、参加一次公益活动,都有可能遭遇不幸。” 是的,我说的就是今年被曝出的性侵案,其中不乏教授、公益人、媒体人……

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在向朋友发送“救命”讯息后失联。滴滴司机载客过程中,行驶偏离设定路线,把她带到偏僻地段,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

7 月 8 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张鹏性骚扰女学生和女老师,对其动手动脚,试图亲吻其耳朵,并继续向胸部和大腿内侧摸,被5名学生实名举报,在校内引起强烈反响。随后,校方对张鹏做出党内警告处分决定。

这些与你看似熟悉的人,兽性大发的时候,那副张牙舞爪的嘴脸,好恐怖,好陌生。有人问,难道这些渣男的行为就无迹可寻吗?仔细想来,其实是有的。

信慧的大学课堂上,教授调侃女学生裙子短,说:“你穿着短裙来上学,男生自然会看啊,都是你活该。每天只想着和男生见面,这样还来上学干什么?”“喝酒的时候要有女生跟着才好喝嘛!”

彩娥直接和他理论:“老师,你这是性骚扰”。

老师一脸“无辜”地问在座的学生,有谁看到我性骚扰了?大多数人心里想的大概都是,我还指望从这个老师手里拿学分,如果我毕不了业该怎么办?

未料,信慧举起了手,班里的同学紧接着都举手同意。

              

所以,当你觉得不太对劲,感觉不舒服,觉得奇怪的时候,一定要学会反抗,如果是你的朋友遭遇不幸,请一定要为她发声。


在一切性侵与性骚扰面前,无论他的社会地位有多高,财富权利有多大,请记住:你生而为人,有着与别人同等的人权。

当今社会,部分男生始终没有学会“如何尊重女人”,他们的骨子里还是会忍不住流露出“物化女性”与“大男子主义”的思想。


为了迎合男权思维,从受人追捧到过街老鼠的 Ayawawa 主动教女性把自己包装成一件精美的物品,以求在婚姻市场卖一个好价钱。

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正的性别平等才是根治一切性侵与性骚扰的最佳药方,这仍需要男生与女生的共同努力。

 04 

最后


有时候,我总听到有人说:“你又打着女权主义的幌子”。


我很无奈,似乎女权主义就是个贬义词,他们对此的解读是,一群长得丑没人爱,想要到处求关注的“搅屎棍”。那么,我建议你可以花时间看下这部剧。

平心而论,女权不是“女性特权”,而是女性拥有自尊,以及别人最基本、最平等的尊重。我们只是希望自己在学习、工作、生活中不要再受到歧视和侵害了,这样的要求过分吗?

      

当然,大部分男生并没有这么渣,也不是所有的肢体接触都是性骚扰。只是,我多希望男女双方都抱以理解的态度,尊重彼此。

女生们,当你与异性有身体接触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也应该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合适的身体接触范围,前提是你的内心是许可的,千万不要碍于面子而委屈自己,也不要因为讨好对方,压抑了自我。

写下这段文字之前,我还如老母亲般地语重心长,和马拉拉进行了一场平等的对话。

尽管她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谈起恋爱来,智商降至负二百,我告诉她:“你的善良,不必给予所有人,而爱也不应该是通过强迫你放弃原则来表达的,我宁愿你拿那些用来讨好别人的时间,去讨好自己”,她若有所思。

昨天一大早,她就轰炸我的微信,哽咽地说,结果如她所预料的,男友十分不解,说“你有意思么?难道就这么不信任我?”,随后俩人陷入冷战。

当晚,我拉着她去唱K,点了一首《分手快乐》。

   

– The End –

今日作者:碗仔,用颜值说话的记录者。|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